上海东方艺术中心2019/20演出季开幕
俄罗斯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团《卡拉马佐夫兄弟》
St. Petersburg Eifman Ballet: Beyond Sin (The Brothers Karamazov)

剧目类型: 芭蕾
演出日期: 2019-09-14 至 2019-09-15
演出场地: 东方歌剧厅
票价(元): 80-1080
购票优惠: 公益票/学生票80元(凭本人身份证/学生证至东艺售票处购买及进场,售完为止)
* 更多优惠详见限购细则
*如有套票,套票请拨打68541234订购或前往购票窗口直接购买。
支    持: 在线选座积分兑换电子票重要提示常见问题
选择时间: 2019-09-14 星期六 19:15:00 2019-09-15 星期日 14:00:00
选择价格:
选择数量: 每单所有票品累计限购4张。

您必须先登录才能购票。立即登录
演出信息

→购买2019.9.12-13 艾夫曼芭蕾舞团《安娜·卡列尼娜》请点击此处


* 艾夫曼芭蕾舞团《卡拉马佐夫兄弟》演出共2场(2019年9月14日19:15、9月15日14:00),敬请留意场次时间,酌情选购。

【优惠购票细则】数量有限,售完即止)

80元公益票

·  80元票凭本人有效身份证/学生证购买,每人每台限购一场,每场限购两张;


市专项资金补贴低价票

·  280元售170元;凭本人有效身份证购买,每人限购两张(由市级财政资金出资,上海市公益性演出专项资金扶持补贴);


浦东新区文化惠民票

·  新区文化惠民票:680元售340元,凭本人浦东新区居民身份证等有效证件至东艺售票处购买(由浦东新区政府补贴);

·  新区文化惠民票为实名制,每人最多可购买两张,票面上将打印购票者姓名,观演时需出示购票者本人有效证件方可入场;


·  以上优惠限购票档请凭本人有效身份证件至东艺售票处有序购票,不得代购、不提供在线购票、不提供电话购票及预订服务,不与其他任何优惠同享;数量有限,售完即止。

·  东艺会员在售票处购票,需出示实体会员卡,方可享会员优惠及消费金额与积分累计。本演出不参加会员活动日“惊喜特价限时购”活动。

-

 “取材俄罗斯经典文学,通过引人入胜的巧妙编排,纷繁多变的古典音乐风格,丰富的芭蕾语汇,对人的思想观念进行着独具魅力的艺术性表达,更对人类内心和灵魂深处进行着秘密解读。”

鲍里斯·艾夫曼作品

根据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说《卡拉马佐夫兄弟》改编

音乐 | 瓦格纳、穆索尔斯基、拉赫玛尼诺夫

舞美和服装 | 瓦切斯拉夫·奥库涅夫

灯光设计 | 鲍利斯·艾夫曼

A ballet by Boris Eifman

Based on The Brothers Karamazov, novel by Fyodor Dostoyevsky

Music | Richard Wagner, Modest Mussorgsky, Sergei Rachmaninoff

Set & Costumes | Vyacheslav Okunev

Light | Boris Eifman

* 阵容以现场为准  Dancers are subject to change

《卡拉马佐夫兄弟》是陀思妥耶夫斯基思想哲学探索之顶峰的最具创造性的代表作品。过去的二十年,在观察国家历史前进历程的过程里,鲍里斯·艾夫曼反复揣摩这位伟大作家文学遗作中的历史与现实的相关性。《卡拉马佐夫兄弟》这部舞剧继续和发展了“心理芭蕾”的艺术传统,并解答了另一个复杂的问题,即创造一部拷问劣根的遗传性和情感破坏性的舞台艺术作品,这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探索不谋而合。


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团由编舞大师鲍里斯·艾夫曼于1977年创立,当时名为“列宁格勒新芭蕾舞团”。舞团的艺术创作更新了俄罗斯古典芭蕾的概念,把芭蕾舞的情绪表达和戏剧冲突推至极限。舞者们集舞蹈与表演于一身,以坚实的古典芭蕾基础结合现代舞蹈元素,使舞蹈语汇更为丰富。艾夫曼把二十世纪的舞台艺术和现代电影表现手法与芭蕾舞融为一体,充分利用舞台剧场制作的所有元素,创造出丰富多彩、立体的戏剧效果。如今凭借其独特、震撼的原创风格,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团早已在世界各地享负盛名,其芭蕾作品《柴科夫斯基》《红色吉赛尔》《安娜·卡列尼娜》《安魂曲》等不仅展现了俄罗斯当代芭蕾艺术的最高水平,也带领观众进入一个崭新的艺术世界。


“芭蕾界苦苦寻觅的编舞大师已经出现了,他就是鲍里斯·艾夫曼!”——《纽约时报》

鲍里斯·艾夫曼是当今俄罗斯最具特色、最受欢迎的编舞大师之一。1946年出生于西伯利亚,1972年毕业于列宁格勒音乐学院舞剧编导系,在他辉煌的艺术生涯中共创作过40多部舞剧,曾荣获苏俄功勋艺术家(1988年)、俄罗斯人民演员(1995年)称号,以及俄罗斯国家奖(1999年)等多项大奖。艾夫曼的编舞继承了俄罗斯芭蕾注重戏剧结构、细腻刻画人物内心世界的优秀传统,在此基础上建立符合新世纪需求的新型编舞方式。他以“心理芭蕾”定义自己的舞蹈风格,“我全部的舞蹈创作就是为芭蕾寻求一个更广阔的空间,寻找一种能够表达人类精神生活的身体语言。舞蹈对我来说并不是身体上的拓展,而是一种精神上的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