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库伦舞蹈团
中葡联合制作《春之祭》

剧目类型: 舞蹈
演出日期: 2018-01-24
演出场地: 东方歌剧厅
票价(元): 80-880
购票优惠: 公益票/学生票80元(凭身份证或学生证至东艺售票处购买,售完为止)
*如有套票,套票请拨打68541234订购或前往购票窗口直接购买。
支    持: 在线选座积分兑换电子票重要提示常见问题
选择时间: 2018-01-24 星期三 19:15:00
选择价格:
选择数量: 每单所有票品累计限购4张。

您必须先登录才能购票。立即登录
演出信息

★ 限购政策
· 280元公益票售180元,凭本人有效身份证购买,每人每场限购两张(公益票由上海市文广局颁布、市级财政出资的上海市公益性演出专项资金扶持低价票补贴);
· 以上限购票档请凭本人有效身份证至东艺售票处有序购票,不得代购、不提供在线购票、不提供电话购票及预订服务,不与其他任何优惠同享。


艺术总监、编舞 | 丹尼尔·卡多索
音乐 | 斯特拉文斯基
舞美 | 丹尼尔·卡多索、雨果·马托斯
灯光 | 保罗·戈西亚

ARTISTIC DIRECTOR & CHOREOGRAPHY | Daniel Cardoso
MUSIC | Igor Fedorovitch Stravinsky
SCENOGRAPHY | Daniel Cardoso, H.F. Matos
LIGHT DESIGN | Paulo Correia



中国首演

如果此生只看一部现代舞,那一定就是《春之祭》

《春之祭》,现代舞真正的鼻祖(比现代舞更早)

你应该看的第一部现代舞

芭蕾,不只有美,更有力量



芭蕾舞剧《春之祭》是美籍俄罗斯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创作的一部芭蕾舞剧。这是迄今为止最后一部从传统意义上进行编舞的作品,标志着戏剧手段的不断极端化和逾越对传统舞蹈的理解,这一发展过程的结束点和转折点。《春之祭》在音乐、节奏、和声等诸多方面都与古典主义音乐切断了联系 。该剧于1913年在法国香榭丽舍大街巴黎剧院首演时,曾引起了一场大骚动,遭到了口哨、嘘声、议论声,甚至恶意凌辱的侵袭。而在音乐家和乐师们中间,引起的震动则比一场地震还要剧烈。面对如此带有冲突的和弦、调性与节奏的音乐,有人表示赞同(以拉威尔为其代表),有人试图仿效(普罗柯菲耶夫便是一例),也有人不置可否,而更多的音乐家是一种竭力反抗的态度。就连斯特拉文斯基本人,也就此转向了“新古典主义”的音乐创作。舞剧《春之祭》是对同一母题的三种不同的表现形式,每一种形式都是通过不同的舞蹈艺术表现的:开始的部分类似于雕塑艺术的手法,第二部分采用了悲喜剧的电影制片手段与其相对应,最后一部分则是对这一主题的扩展。处于中心地位的是性别之间的对立和男女之间的陌生感。因此很明显这部作品重点表现的就是女人的角色,女人作为客体和牺牲品的角色。


一段东方与西方舞者的相遇之旅;
一部备受历代大师钟爱的经典之作 ;
一场仪式 与“牺牲”命题的翻转与颠覆 ……



葡萄牙库伦舞蹈团
由舞团艺术总监、编舞、领舞丹尼尔·卡多索创立于2005年,是世界一流的现代舞团,以呈现细腻精致的高水准舞蹈作品而著称,在当代舞蹈界享有盛誉。舞团成员包括了来自里斯本、纽约、丹麦等国际顶尖舞团的舞蹈精英,演出足迹遍及欧洲、美国、亚洲等地各大城市。2009年,荣获葡萄牙舞蹈大奖“最佳当代舞团”称号,更被丹麦媒体赞誉为“六星级舞团”。


丹尼尔·卡多索

9岁起考入葡萄牙国家舞蹈艺术学校接受多种舞蹈类型的训练,获专业舞蹈文凭。此后,丹尼尔凭借优异成绩,获玛莎·葛兰姆现代舞蹈学校和纽约乔弗瑞芭蕾舞校的全额奖学金。在纽约期间,他曾在玛莎·葛兰姆舞团、唐纳德·伯德舞团等舞团担任独舞,并受韦斯切斯特芭蕾舞团、珀尔·朗舞蹈剧场等名舞团邀请,担任客座艺术家。其编舞作品有:《深处》、《两颗灵魂》、《当四邂逅十二》、《命运之舞》等。


三大特色:

是“改编”,而非重演
这一版《春之祭》并非单纯地“再度搬演”,而是会以它为基础进行改编,所以这会是一部有着《春之祭》气质的“原创作品”。

翻转原作内涵,带入当代语境
《春之祭》的原始祭典,一个跳舞至死的少女在这一版本将被翻转,把‘牺牲’的概念带到一个不同的层面,与我们的世界和当今社会联系起来。所有的舞者都被牺牲,跳舞直至‘死亡’,而非仅仅男或女主演一人。每个人都将作为一个集体而牺牲”。

是东西文化的相遇,也是人与人的相交
这一版《春之祭》会让东西方的演员、音乐、服装样式交织出现,充盈整个舞台,但整体气质不会以“冲突”、“融合”或是“交流”等为基底,虽然这些是跨文化作品惯常的表现主题。

我们希望可以构建出“相遇”的氛围,而这也正是这个作品的源起。

这个作品会展现出编舞家丹尼尔·卡多索想象东方,接近东方,了解东方,与东方人一起工作,最终把这一段经历与自己多年来一直想挑战的《春之祭》做结合的完整旅程。

当代的跨文化创作,不应该总是停留在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这两张皮的交换上。文化的碰撞只是起点,只是形式,更重要的内容是人和人的相遇,以及相遇之后互相影响所产生的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