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羽佳:任性而自信的钢琴“女武神”

[2015-05-12]  作者:ELLE中文网

记得在去年,有一些媒体爆料王羽佳演出时的服装过于夸张。但这样的花边新闻完全无法阻碍她依然坚持自我,正如她在DG的第五张专辑,与刚在东艺演出过的指挥家古斯塔夫·杜达梅尔合作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和普罗科菲耶夫《第二钢琴协奏曲》。

那么,王羽佳的演奏究竟有何独到之处?我想是对大局观的改变。在以往钢琴艺术的黄金年代,面对这个“庞然大物”,钢琴家更着重于抓住整个作品的脉络,强调乐句中的粗线条,那些繁琐的过渡句大多是潇洒的一笔概括,也绝对不乏那些具有鲜明个性、且发挥极具想象力的歌唱。

而王羽佳作为钢琴艺术“新世界”的代表人物,她的成功之处在于,的确更迎合现代人的欣赏需求,更容易让人兴奋,她演奏中的“快、准、狠”已是其崇拜者们引以为豪的一面。当然,王羽佳的天才绝对不是只局限在演奏技巧的层面上,我一直认为她更高明之处在于合理运用了自己与生俱来的技巧天赋,“拉三”中某些极为复杂的片段,在她指下显然被简约化了,因为几乎所有的音符都弹得极为清晰、干净,这也是当下众多现代钢琴家的演奏特点,但是王羽佳却将其发挥到了极致。而这种“极致”一旦被稳固地确立,她就脱引而出,形成了鲜明的演奏风格,至少一听便知是王羽佳在演奏。

就在今年的6月14日,她将在东艺“开挂”献演。为何称之为“开挂”?因为整场的曲目绝对超越“拉三”的庞大。她要演奏两首肖邦的奏鸣曲、斯克里亚宾的一组钢琴小品,以及第九奏鸣曲“黑弥撒”,还外加一个巴拉基列夫的《伊斯拉美》,这样的独奏节目单想必谁见了都觉得有些恐怖。

在几年前,王羽佳演奏肖邦《第二奏鸣曲》的现场。速度偏快,旋律紧凑,有一种紧张的危机感在里头,追求音符的颗粒性和灵动感。在娴熟的技巧基础上,音乐的表现力得到了自由的发挥,虽然在某些歌唱性的乐句中还可更加成熟。但就整体而言,第一乐章那带有节奏感的“逼人气势”很少在其他钢琴家的演奏中听到。与某些年轻的钢琴家相比,王羽佳虽然追求高技巧的演奏,但依然没有忘记对音乐作品的研究,葬礼进行曲证明了这一点。末乐章的处理也值得一提,那并非具备传统意义上“穿梭在坟墓间”的气息。她很小心地运用踏板,力求音符的独立性,而不是混于一潭的娇柔做作。那更像是闪耀的鬼火,舞动在空气之中。

时隔数年,王羽佳对于肖邦是否有了全新的感悟?这是我所好奇寻找的,她能再一次把肖邦《第二奏鸣曲》纳入到音乐会中,那就说明她做好了一些准备,去诠释一个我们所未曾获知的肖邦。

斯克里亚宾早年极其崇拜肖邦。据说睡觉时都要将肖邦的乐谱置于枕下方能睡得安稳,而后来的斯克里亚宾,乃至其晚年,都走入了一种诡异的“神秘主义”,他的第九奏鸣曲“黑弥撒”则是晚年作品中的代表作,王羽佳的个性适合演奏它,在她的骨子里,有一种神秘的野性,王羽佳任性而自信的性格也会帮助她创造这场音乐会的奇迹。可以想象,在独奏会上王羽佳如何演奏最后的压轴作品《伊斯拉美》,她将又一次会带来技巧上的“暴风雨”,清爽的快速跑动、精准的手指跳跃、还有那令人拍案叫绝的八度连奏。全面的演奏技巧让王羽佳的演奏更加自信,她使这首技巧艰难的作品成为了被自己俘虏的猛兽,那仿佛就是女武神的战利品。

在目前年轻一代中,王羽佳所具备的优越技巧、对钢琴精确敏感的把握、以及在灵性上的启蒙都可暗示她将来会成为钢琴界的又一位“女武神”。然而,作为职业钢琴家,王羽佳不会止步不前,近年来她对作品的理解越来越有个性和想法。那绝对是有智慧,而不只是有一身盔甲与兵器的女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