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花五秒钟决定来中国演出!这位顶尖女高音带来了普契尼的灵魂

[2020-01-12]  作者:劳动观察

 

被誉为“当今乐坛的首席普契尼女高音”的拉脱维亚女歌唱家克里斯汀·奥博莱斯,昨天晚上(1月11日),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上演了一场独唱音乐会并大获成功。尽管首次来中国演出缘于经纪公司的安排,这位“歌剧界的妮可·基德曼”在接受劳动报记者采访时说,她只花了五秒钟便认定不能错过这次机会,并且“这会是一个十分正确的选择。”

 

从不回看自己的演出,一周仅练声四天

 

作为当今歌剧舞台上最受追捧的女高音歌唱家之一,奥博莱斯本次的中国首演也一直倍受关注。1米76的高大身材加上外型上的神似,她还被视作“歌剧界的妮可·基德曼”。最重要的是,奥博莱斯充满戏剧张力的音色,能将普契尼笔下命运多舛、充满异国情调的女性角色刻画得栩栩如生,也由此获得了“大都会御用普契尼女高音”的美誉。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正是这位能将动情的音色和激烈的戏剧张力完美融合的女高音,却在采访中直言,自己不但一周只保持着练声四天的节奏,演出结束后也从不回看,甚至从来没有专业学习过表演,奥博莱斯对此给出的解释是,“表演对我对我来说更像是一种天赋。我只是通过自己的肢体和思想,将角色顺其自然地表现出来。”

 

她以自己的成名作之一《蝴蝶夫人》为例,剧中主角是一位日本女性,有种一双黑色的眼睛。当日本观众看完她的演出,纷纷为她的精湛表演倾倒,她却直言从未特意去日本采风,甚至也不在乎自己在舞台上的扮相是否更接近亚洲人的长相。奥博莱斯说,她早已从内心深处,相信自己就是剧中人,而出色的演技,足以弥补外型上的不足。

 

“我从不强迫自己练习唱歌,每个歌唱家可能有自己习惯的方式,但我更喜欢在休息充足、心情愉快,并且感受到身体里有肾上腺素爆发的时刻,去享受歌唱并且达到最佳状态。”奥博莱斯说。

 

慕尼黑是第二故乡,《水仙女》成为难忘回忆

 

11日晚间在东艺的演出中,奥博莱斯再度演绎了德沃夏克《水仙女》中著名的唱段“月亮颂”,这段咏叹调表现了仙女们对爱情之渴望,优美、动人心弦。对奥博莱斯来说,她印象中最难忘的一次歌剧演出经历,也与《水仙女》有关。

 

那是2010年,奥博莱斯正准备参演慕尼黑巴伐利亚国立歌剧院的新版《水仙女》,当时的排练时间有四周半,而由于身体原因,奥博莱斯在前两周的时间里都完全出于“失声”的状态,只能进行肢体上的表演。

 

直到演出前一周,忧心忡忡的奥博莱斯告诉歌剧院工作人员,希望对方提前找到能代替自己上台的人,却被告知“我们不会找任何人代替你表演”。在对方百分之分的信任之下,综合排练的前一天,奥博莱斯的嗓子奇迹般地恢复了。当她忽然一改往日沉默,开始唱歌时,坐在乐池里的乐手们都惊喜到欢呼鼓掌起来。采访中说起这一段往事,奥博莱斯也像回到当年的排练现场,兴奋地拍着手。

 

正式演出当天,奥博莱斯的状态终于回到了往日水准,演出十分成功,这场《水仙女》成为她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一场演出。“我感受到了慕尼黑巴伐利亚国立歌剧院团队的温暖,也体会到了当地观众的热情。”从此,慕尼黑对她来说,成了第二故乡一般的存在。

 

 

 

找到与自己“呼吸同频”的合作钢琴家

 

奥博莱斯此次造访上海,与之携手的是拉脱维亚钢琴家安妮斯·埃格丽娜,这种声乐独唱与钢琴独奏轮番演绎实属少见。“我和钢琴家埃格丽娜第一次见面就一拍即合,仿佛我们的呼吸都是同频率的。这次一起出来巡演,我俩相处也恨愉快,朋友般融洽的关系有助于彼此在台上合作。”

 

演出当天,奥博莱斯首先带来了威尔第歌剧《奥赛罗》中的著名咏叹调“杨柳之歌”“圣母颂”。之后埃格丽娜奏响柴可夫斯基著名的钢琴套曲《四月》中的“松雪草”段落。其后,拉赫马尼诺夫和柴可夫斯基的艺术歌曲《紫丁香》《我不是田野上的小草》《野外的夜晚》将呈现俄罗斯音乐的风情。

 

下半场开场,则是音乐会主角《水仙女》中著名的唱段“月亮颂”,以及普契尼的主场:歌剧《燕子》中表现对爱情和心中的追求的咏叹调“多蕾塔的美梦”、歌剧《贾尼·斯基基》中感人肺腑的咏叹调“我亲爱的爸爸”,和歌剧《蝴蝶夫人》中的“晴朗的一天”。

 

奥博莱斯说,钢琴家和歌唱家的合作需要保持一些界限感,“比如钢琴家不要在声乐上指导歌唱家,歌唱家在演奏技巧上也不能对钢琴家提出太多意见,双方应该在守好自己界限的基础上再进行合作。”

 

而谈起自己与埃格丽娜的首次中国之行,奥博莱斯也充满了惊喜。第一天抵达上海后,她不但立刻吃了一顿正宗的中餐、做了一次舒爽的中式按摩,演出结束后,热爱旅游的她,还会继续在上海停留一到两天,展开她的城市“冒险”。

 

尽管此番巡演最初是来自经纪公司的安排,但她说自己仅花了五秒时间,就根据直觉做出决定:“不能错过中国的演出!”奥博莱斯说自己坚信,这会是一个十分正确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