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乐坛的首席普契尼女高音”奥博莱斯:她比想象中有趣

[2020-01-12]  作者:澎湃新闻

 

 

身高1.76米,金发披肩,一张神似妮可·基德曼的脸,克里斯汀·奥博莱斯是音乐界里颜值与唱功俱佳的女歌唱家。

因为用充满戏剧张力的音色栩栩如生刻画了普契尼笔下众多命运多舛的女性角色,她曾被英国《每日电讯报》赞为“当今乐坛的首席普契尼女高音”,也曾获得“大都会歌剧院御用普契尼女高音”的美誉。
1月11日晚,奥博莱斯登上上海东方艺术中心的舞台,用一把好嗓带来了《奥赛罗》《水仙女》《托斯卡》《蝴蝶夫人》等歌剧选段。这也是这位女高音歌唱家在中国的首秀。和那些传说中喜欢“耍大牌”的女歌唱家不同,面对中国记者的奥博莱斯亲和力满分,有问必答,比想象中有趣得多。

 

演能力与生俱来
奥博莱斯最开始是从拉脱维亚国家歌剧院的合唱团开始歌唱生涯的。在合唱团呆了两年后,她开始频频参加柏林国家歌剧院、米兰斯卡拉歌剧院等著名歌剧院的歌剧选角,最终在2010年迎来第一个高潮——在慕尼黑歌剧院,她演唱了德沃夏克的歌剧《水仙女》,一战成名。
这是一部全新制作的歌剧,奥博莱斯要在台上呆满三小时,且全程都是湿漉漉的状态。演出前还发生了一个插曲,排练时间长达四周半,因为生病,奥博莱斯有三周处于失声状态,只能无声表演。奥博莱斯一直担心自己演不了了,还让慕尼黑歌剧院准备替补,以防万一。然而,慕尼黑歌剧院始终相信她能上台,即便唱不了,也要她在台前表演,让人在后台替她唱。
奥博莱斯因此受到很大鼓舞。总排练的前一天,她的声音奇迹般地恢复了,合唱团、乐团成员都非常惊喜,鼓掌不断。正式登台后,奥博莱斯凭借出色的发挥证明了实力,这次演出也成了她职业生涯里最难忘的一个时刻。
《水仙女》是奥博莱斯的成名作,但真正让她发光、带给她声望的,还是普契尼。歌唱生涯80%的时间里,她都在唱普契尼,《蝴蝶夫人》《托斯卡》毫无疑问是她最喜欢的。
普契尼曾说,“我就是愿意写那些生活在底层的不幸女性,让观众为她们的命运落泪。”一如深刻了解歌剧观众想看什么样的普契尼,奥博莱斯知道怎样用表演来诠释《蝴蝶夫人》《托斯卡》《波希米亚人》《曼侬·莱斯科》里命运坎坷的女性角色。2014年,她更以18个小时内出演两部歌剧角色的惊艳表现,在纽约大都会歌剧院创造了历史。
“威尔第、莫扎特的歌剧对歌唱家的歌唱技巧要求比较高,对表演性没有过多要求,普契尼的歌剧很自由,歌唱家可以自主表达,甚至有很多肢体语言,这也是我为什么能够胜任普契尼作品的原因。”奥博莱斯说。
合作过的歌剧导演和工作人员都说,奥博莱斯身上有一个闪光点——她不仅注重唱歌,也有天生的表演欲,舞台上的她充满热情、情绪饱满,总是把自己的能量毫无保留地展示出来。
比如《蝴蝶夫人》里的巧巧桑,她需要一直在台上,从少女演到母亲,虽然歌唱技巧很重要,但为了让观众信服这种转变,就需要表演来加持。正是这种表演技巧,帮助她唱好了普契尼的每一个角色。
《蝴蝶夫人》是一部以日本为背景的歌剧,巧巧桑也是典型的日本女性,但在演这个角色之前,奥博莱斯并没有特意去日本学习,而是靠女性的直觉来感同身受。后来,她收到不少日本观众的反馈,他们认为,至今为止,奥博莱斯的诠释最到位,很多日本观众还以为她做了非常多的准备工作。
奥博莱斯笑说,在舞台上,形象并不是最主要的,她也从不在意形象上是否匹配。作为一个外国人,她必定不像日本女性,但她开口演唱的时候,她就将自己视作蝴蝶夫人本人。《托斯卡》的女主角有一双漆黑的眼睛,她显然也没有,但这些都不重要,都可以靠演技来弥补。
奥博莱斯并不刻意专研表演,也可以说她的表演能力与生俱来,并且顺其自然地发挥出来。她也不是每天都练歌,平时最多一周练四次,在她看来,每天开嗓没必要,唱歌时歌唱家最重要的是要有好心情,有充足的休息,并能感受到体内肾上腺素的飙升。
容貌和身材堪比模特
奥博莱斯如今定居拉脱维亚首都里加,然而演出足迹踏遍了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柏林国家歌剧院、巴伐利亚国家歌剧院、斯卡拉歌剧院、苏黎世歌剧院、科文特花园皇家歌剧院等世界一流剧院。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拥有庞大肺活量的女高音都是丰腴的,奥博莱斯却有一副堪比模特的身材。演出前问及这个问题,奥博莱斯哈哈大笑,并忍不住扯扯头发压压鼻子,表示自己从上到下货真价实,绝对没有整容。

父母的遗传当然是一部分原因,奥博莱斯也有自己的小癖好,比如有些人习惯吃饱了再上台,但她会选择饿肚子,如此才能更专注在歌唱上。她本人也喜欢轻盈的感觉,那样更好看,也能让她更自由地穿上不同角色的美丽服饰。她在舞台上也不喜欢化浓妆,而是更追求自然美。

 

奥博莱斯有一个8岁的女儿,她也希望自己做个好榜样,吃得更健康一些。不演出时,她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她喜欢收拾房子,很早就送女儿上学,因为喜欢游泳、健身,经常跟着私人教练运动。
奥博莱斯曾经是个“购物狂”,进了一家店常常三个小时出不来,一开始可能只想买鞋子,最后连裙子、衣服都买了。如今的奥博莱斯感慨购物耗时费力,而且太过功利,“你去商店,大家都盯着让你花钱,而不是教你怎么赚钱。所以,我现在进商场都是走直线,目不斜视,尽量克制自己的欲望。”
奥博莱斯现在有了新兴趣,每到一个地方都认真地当游客,把博物馆等该看的都看了。奥博莱斯家里有10个行李箱,平时就摊着,从来不收好,方便她随时出发,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最近,她刚去了马耳他。她的男友也是表演者,总和她一起出行,帮她一起做攻略。
第一次来中国演出,奥博莱斯形容这是她5秒钟里就做好的决定,凭直觉。一落地,她就去吃了中国菜,因为知道欧洲的中餐馆没那么地道。她还做了一场中式按摩,非常满意。
熟悉奥博莱斯的人都知道,她是指挥家安德列斯·尼尔森斯的前妻。尼尔森斯是中国的老朋友了,人气极高,中国乐迷还为他送上“胖葱”这样可爱的外号。今年2月,同样是在东艺,尼尔森斯将携波士顿交响乐团登台演出。
问及尼尔森斯的问题,奥博莱斯同样落落大方,毫不扭捏。
“我们一开始都是从拉脱维亚国家歌剧院起步的,他是指挥,我在合唱团,成为独唱演员后,我的第一个普契尼角色也是他指挥的。后来我们一起跨出国门去世界演出,我不想被定义成大师的妻子,我想发展自己的事业,因此我们总是聚少离多。”奥博莱斯形容,那是一段美好的回忆,两人有一个可爱的女儿,至今关系都很好,今后还有合作的计划。
有没有人说过你像妮可·基德曼?奥博莱斯嘴角一翘,笑着叹了口气,“太多了 !”
有一次在伦敦考文特花园演出,她在香奈儿店里试装,橱窗外一群中国游客对她猛挥手、猛拍照,她还很开心,“原来我有名到这种地步了吗?”结果走出来,有人上来就问,“你是妮可·基德曼吗?”她才发现是自己“自作多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