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剧何需懂 | 大都会歌剧女神中国首唱

[2020-01-12]  作者:古典音乐公众号

 

“去听歌剧吧。”

“我听不懂。”

这好像是很常见的对话。可是歌剧真的需要懂吗?

 

如果我们不知道这部歌剧的故事、不了解作曲家的意图、也不明白声部的区别,甚至我们不会意大利语、英语、俄语……我们怎么去听它,怎么看懂情节,怎么体会到其中的感情呢?其实,歌剧的魅力,往往在于我们凭声音、凭表情、凭肢体语言,感同身受地走进人物内心。也许静下来,我们就可以。

 

有句话说:“如果歌剧是一座高贵华丽的皇冠,那么咏叹调就是这座皇冠上闪烁着耀眼光芒的璀璨明珠。”自1597年诞生的第一部歌剧《达芙妮》,到得以完整保存的《尤丽狄茜》,到真正意义上的歌剧《奥菲欧》,再到后来《费加罗的婚礼》、《卡门》、《茶花女》等等经典的传世之作问世,歌剧都离不开格鲁克、莫扎特、多尼采蒂、贝里尼、瓦格纳、比才、威尔第、普契尼、罗西尼、德彪西等等伟大作曲家们精心的创作。而歌剧中优美动听的咏叹调,成为了脍炙人口的曲目,也成为了令人过目难忘的经典。众多歌剧演唱家们也常常将这些咏叹调单独挑选出来,为观众带来一台领略经典的独唱音乐会。

 

昨晚,刚开年上海东方艺术中心迎来了歌剧界的女神克里斯汀·奥博莱斯。1米76的个头,长得酷似好莱坞影星“妮可·基德曼”,站在舞台上,瞬时令人感觉一种气场。难怪很多歌剧制作导演都评价:自带光环的克里斯汀·奥博莱斯,就是舞台中闪耀的明星。而英国《每日电讯报》称克里斯汀·奥博莱斯为:“当今首席普契尼女高音”。

 

本次独唱音乐会,奥博莱斯把重点放在了普契尼的作品上。让观众在一场音乐会中,感受他不同作品的魅力。包括了普契尼的《蝴蝶夫人》、《托斯卡》、《燕子》,当然还有德沃夏克的《水仙女》、威尔第的《奥赛罗》等其他经典作品的选段。上半场奥博莱斯身着深V白色绣着妖娆的藤蔓花纹的拖地长裙,若如水中的仙子。下半场的修身黑色礼服裙搭配星星点点的披风,也给第一首《为艺术为爱情》增添了悲壮的美。

 

最后,在大家的返场尖叫声中,奥博莱斯抱着捧花,牵着钢琴家安妮斯·埃格丽娜的手,优雅地走上舞台,俏皮地比了下“1”,也就是最后一首:普契尼经典歌剧《贾尼·斯基基》中的《我亲爱的爸爸》。

 

在演出前,我们有幸采访了克里斯汀·奥博莱斯。从与女神的对话中,我们感受到歌剧真的可以离我们很近。

 

听,歌剧

 

毫无疑问,声音是抽象的艺术。但我们总乐此不疲地用很多的词来形容声音,例如:丝绒般的嗓音,充满光泽的、玉石般的、温润的、磁性的,甚至我们说,男高音的high C让人肾上腺素飙升。这都是因为我们如此痴迷美好的事物。声音也是其中之一。

 

嗓音,对于歌唱家来说,相当于他们的乐器。2010年参演慕尼黑巴伐利亚国立歌剧院制作的新版《水仙女》前,奥博莱斯几乎失去了这一宝贵的“乐器”。“失声”的她在演出前一周,建议是否需要换人。而导演和剧团都给了她无比的信任和支持。最后,她奇迹般地在演出前一天开嗓了,而这个声音非常“fresh”。最终,她以完美的嗓音再一次征服了现场的观众。

 

歌唱家也像个魔术师,将人人都拥有的“嗓音”变成一个特别充满魔力,带有情感的声音。难怪有些歌剧爱好者,喜欢静静地坐在家里,放着歌剧音乐的唱片,听听最美的声音,是一种享受。例如,《蝴蝶夫人》中经典咏叹调《晴朗的一天》里,需要歌唱家唱出巧巧桑对丈夫的期待,而这种期待又带着纠结、欣喜、忧伤、狂热等复杂的情绪。不同歌唱家的版本还给人带来不同的特质。

 

看,歌剧

 

纽约时报对克里斯汀·奥博莱斯的评价是“拥有充满光泽的嗓音,将角色形象中极其令人痛心的脆弱演绎得淋漓尽致”。能够达到这样的境界,嗓音也需要演技来共同配合。

 

克里斯汀·奥博莱斯说:“表演,是去征服歌剧观众的一种重要方式。我的表演总是百分百的投入。一旦站在舞台上,我就不再是自己,完全进入角色中。我不会保留一分一毫。”

 

“普契尼的歌剧,不同于莫扎特、威尔第的作品之处,在于它们是freestyle的,充满热情的,总是有无穷的能量的。”也许这也是奥博莱斯热爱普契尼作品的原因。另外,追求自由,也是身为拉脱维亚人骨子里的性格。她还说:“我需要用我的肢体语言、表情诠释普契尼笔下的人物,那样会更有说服力。”

 

在普契尼的《托斯卡》中,托斯卡的眼睛本应是黑色的,而奥博莱斯并不是。她说:“观众从不会在意我眼睛的颜色,他们只在意我眼睛中传达的情感。”在歌剧末尾的咏叹调《为艺术为爱情》中,她用歌声和表演诠释了陷入绝境,最后以死为美的托斯卡。

 

我们常常也在很多的歌剧艺术家身上,发现他们的眼睛透着远处的星星。这也是歌剧的魅力。

 

体会,美

 

其实,歌剧和其他音乐形式,例如钢琴曲、室内乐、交响乐等等相类似,只是其中加入了人声和表演,还有舞台。融合了更多元素的歌剧,让我们的体验也更丰富了一个层次。都是美的不同模样。

 

充满生活热情、乐于想象的我们,拥有向往美好的我们,对于歌剧也会有不一样的体会。

 

每个人的体会不同,听听,看看,高兴就好。

 

下月,当今最优秀的指挥家之一安德里斯·尼尔森斯也将携世界顶级交响乐团波斯顿交响乐团来到上海。尼尔森斯也是奥博莱斯的前夫。奥博莱斯说:“他是天才、他是我孩子的父亲、也是我永远的朋友”,“你们也一定会被他指挥下的音乐所感动。”让我们期待另一场视听盛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