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具备欧洲贵族气息的这一美国名团也太务实和敬业了吧?

[2019-12-25]  作者:古典音乐放映厅

 

1979年春天,波士顿交响乐团在时任指挥小泽征尔的率领下来到上海和北京演出,由此成为改革开放后第一支来华访问的外国乐团,与中国结下了深厚的友情,成为中国乐迷最熟悉、最亲切的美国名团之一。

1979年3月,波士顿交响乐团首次到访中国,图为时任指挥官小泽征尔(中)与中央乐团在首都体育馆进行联合演出。

2020年2月15至16日,乐团将与其现任音乐总监、国际乐坛当红的拉脱维亚指挥家安德里斯·尼尔森斯再度登临东方艺术中心,并携手钢琴大师叶菲姆·布朗夫曼,为沪上听众献上两晚精彩纷呈的音乐盛宴。

 

是什么炼就了国际天团?


“很多与我们合作过的指挥家,都说波士顿交响乐团是最具备欧洲贵族气息的美国乐团。”

——马克·沃普

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乐团在其显赫历史上,曾由多位来自德国及法国的大师执掌,自此乐团继承了纯正地道的欧洲审美风格。

自1881年创立以来,乐团在阿图尔·尼基什、谢尔盖·库塞维兹基、小泽征尔等一位位引领时代鳌头的指挥大师的带领下,不断提升自身的艺术品格,无论是默契程度、应变能力,还是曲目和演出类型的丰富程度,都日渐成为美国乃至世界乐坛中的佼佼者。然而在这个越发被流行和娱乐文化所占领的时代当中,仅仅依靠审美风格,似乎还不足以开拓一片天地。

在欧洲贵族气质的背后,波士顿交响乐团坚守着其核心的精神实质——近乎苛刻的务实与敬业、在复杂而忙碌的演出季中始终保持对音乐的激情。

除了乐团本身,波士顿交响这个著名品牌还有以下几大部分构成:

1. 乐团驻地:波士顿交响大厅

2. 坦格尔伍德音乐节中心

3.波士顿大众管弦乐团(波士顿交响乐团的姐妹团)

波士顿交响大厅是美国最著名的音乐圣地之一,这里出色的音响效果让长期在此演出的波士顿交响乐团占尽得天独厚的优势,这样的声学环境让每位演奏者能分辨出最细微的声音差别,并让他们以严格的标准来衡量自己的演奏水平。

坦格尔伍德音乐中心,则是波士顿交响乐团在每年夏天的固定演出场所。而在此举办的夏季音乐节,更是美国最知名的音乐节之一,每年吸引近二百名年轻的器乐演奏家、歌唱家、作曲家和指挥家汇集在此学习、演出和观摩,这样的氛围无疑是全球各地爱乐者都为之向往的音乐“桃花源”。

而波士顿大众管弦乐团,则有别于传统交响乐团,以演出多种多样不同风格的音乐为特色,内容涵盖了轻古典、百老汇音乐、电影音乐等,不断培养新观众。如此,波士顿交响乐团以交响大厅及坦格尔伍德音乐中心为基地,与波士顿大众管弦乐团并肩,一直活跃于全球各地,渗透到各种文化教育事业当中,更深谙信息时代的生存之道,用心经营新媒体——一个小小的数据或许可以说明问题:乐团的官方网站是全美国如今访问量最大的交响乐团网站。雄厚实力再加上多元发展,让波士顿交响乐团成为了全球获得赞助金额最多的一支交响乐团,并得以成为一支强大的音乐生力军,从四方八面向所有音乐爱好者“包抄”而来,在时下音乐世界中开辟出一片辽阔的疆土,造就了这支百年天团如今的底蕴和气势。

 

音乐是每一个人都需要的“灵魂食粮”

 

2014年,35岁的拉脱维亚指挥家安德里斯·尼尔森斯就任美国“五大名团”之一波士顿交响乐团的音乐总监,成为乐团近一个世纪以来走上这一职位最年轻的一位。如今,五年过去了,天蝎座的尼尔森斯去年秋天迎来了他的40岁生日。
尼尔森斯在波士顿交响大厅

年龄的增长对于他来说,应当说是是一件好事,回顾这几年的变化,他笑着说道:“很有趣,我刚开始执棒波士顿交响乐团的时候,可能还是有些过于年轻了。但现在不会了。人年纪增长的速度可真快,这已经是我在这里的第五个音乐季了。尽管如此,时间是一种次要的东西,更重要的是取得默契。我和这支乐团彼此之间已经达成了高度的默契,我们都感到格外幸运。”

尽管尼尔森斯在采访中谈到了年龄的话题,但在音乐面前,他却对此丝毫不以为意。出生在一对音乐家夫妇家庭中的他,从5岁被父母带去看瓦格纳的歌剧《唐豪瑟》起,就爱上了古典音乐。

“即便那时我还是个孩子,但置身之中还是给我的情感留下了强烈的触动。对我来说,那是一个魔法般的时刻,我仿佛被它‘感染’了一样。我想,这种‘感染’不分年龄,无论是5岁还是50岁,都有可能到来。”

也许正是出于这种独特的经历和观念,尼尔森斯在成为指挥家后,不断致力于将不同年龄、不同职业、不同阶层的人群吸引到音乐厅里来。在他看来,音乐是每一个人都需要的“灵魂食粮”。

他在波士顿交响乐团的音乐季中创办了一个名为“轻松星期五”的活动,以低廉的票价让更多人走进音乐厅。

“这样的活动告诉人们,穿什么衣服来听音乐会,是工装还是牛仔并不太重要,音乐不是上流社会的专属品,不是专为某一类人群而享受的。如果你阅读了贝多芬或马勒的传记,他们也会这样告诉你。”“我不想说听音乐会就像看牙医一样,”尼尔森斯笑着比喻道,“但正如看牙医,如果一个人每年能去两次,就真的再好不过了。你不需要每个星期都去音乐厅,但灵魂必须要去滋养。”

 

携手布朗夫曼大师演绎传世杰作

在这次来沪演出中,波士顿交响乐团和尼尔森斯还带来了一位中国听众熟悉和喜爱的杰出钢琴家之一——叶菲姆·布朗夫曼。

他庞大的身躯仿佛拥有可以与整支管弦乐队相抗衡的取之不竭的力量,与此同时,在处理细腻轻柔的段落时,他的手指却又可以像仙子一样灵巧纤细,令人叹为观止。本次音乐会上,他将分别演绎两首古典时期最具情感张力的杰作:莫扎特《c小调第二十四钢琴协奏曲》和贝多芬《G大调第四钢琴协奏曲》。前者吐露了莫扎特在优雅的外表之下内心暗涌着的痛苦和抗争,而后者则以温柔至美的音乐勾画了饱受命运折磨的贝多芬逐渐与自己内心达成和解的历程。

在乐队的表演时间里,尼尔森斯将为我们带来来自四个国家、四种风格的交响名作:

1. 匈牙利  巴托克《乐队协奏曲》

将现代创作技法与民间音乐元素完美融合的集大成之作

2. 捷克  德沃夏克《e小调第九交响曲》

包含着古典音乐中最泣人泪下旋律

3. 法国  拉威尔《达夫尼与克罗埃》第二组曲

借古希腊神话题材极尽管弦乐色彩繁华之铺陈

4. 美国  巴伯《美狄亚的沉思与复仇之舞》

改编自他的芭蕾舞剧的作品凭借炽热艳丽的风格,将带我们感受《弦乐的柔板》之外的“另一个”巴伯。

两晚的曲目犹如万花筒般丰富多彩,充分反映了乐团和指挥驾驭各种风格的自信以及向沪上听众完整展现自我的渴望。相信在现场,这些远道而来的音乐家们将会为我们带来波士顿之声“N次方”的难忘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