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这场中国芭蕾的“西方奇遇”有那么一点点猴看

[2019-12-25]  作者:每晚古典音乐会

 

芭蕾起源于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而1581年诞生于法国的《皇后喜剧芭蕾》则被视为历史上第一部芭蕾舞剧。20世纪初,芭蕾这一艺术形式在古老的东方大陆开始传播,但规模有限。新中国成立后,芭蕾在国内有了长足的发展,不仅有世界各国芭蕾权威指导演出的西方古典芭蕾名作,更有以文学、戏剧名著改编创新,将民族元素融入其中的本土芭蕾作品。中国芭蕾正雄心勃勃地向“芭蕾大国”的行列迈进!

有人说,在西方关于圣诞节的记忆是从一部芭蕾舞剧开始的。多年来,由俄罗斯作曲家柴科夫斯基根据德国作家霍夫曼创作的童话故事《胡桃夹子和鼠王》改编的芭蕾舞剧一直是西方圣诞节的必演剧目,有“圣诞芭蕾”的美誉。

2020年1月8日-9日,刚在西方庆祝完圣诞节的“胡桃夹子”有了新的旅行计划,它远渡重洋来到中国,迫不及待地想要体验一场具有浓郁东方风情的“中国新年”。

逛庙会、挂春联、吃年饭、放爆竹,春节一到,大街小巷热闹非凡,喜庆美好的节日气氛势不可挡,很快便蔓延至每个人心底。

春节对中国人来说,就像圣诞节对于西方人一样举足轻重,象征着人们对新的一年最美好的憧憬与愿望。根据《胡桃夹子》改编的贺岁芭蕾舞剧《过年》,将胡桃夹子的故事背景放在了中国新年,圣诞夜女孩的“噩梦”也变成了除夕夜梦中的“畅游”,节日欢乐的气氛从大幕拉开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中国版《胡桃夹子》如一幅精美的“年画”


热闹的新年庙会上,挂着红灯笼的货摊前,大人们来来往往道着祝福,热闹地置办着年货。一旁的孩子们则拿着糖葫芦,围坐在一起,津津有味地听爷爷讲年兽的故事。发生在中国的故事自然充满了中国味儿,演员们的紧身衣、舞裙、连裤袜及芭蕾舞鞋上满是红红火火的艳丽色彩,京剧脸谱等极具辨识度的符号元素也穿戴在了演员的身上。舞剧原版中的《进行曲》,更是被设计成了独具特色的“十二生肖舞”,舞者们戴上生肖面具,在“庙会”上欢跳。

正是在这样热闹的除夕夜,一位来中国过年的外国朋友将胡桃夹子作为礼物送给圆圆,表哥团团有些嫉妒,但胡桃夹子只有一个,一番争抢后,圆圆在大人们的干预下得到了胡桃夹子,团团气鼓鼓地走了。入夜,圆圆抱着胡桃夹子入睡,梦境中,变成了年兽的表哥团团来偷胡桃夹子,而胡桃夹子再次变为王子,帮助圆圆与年兽搏斗,最终在美丽高贵的仙鹤女王 的帮助下,击退了敌人。当圆圆在新年醒来,意识到“畅游”是一场梦的她对表哥团团心怀歉意,她最终与团团共同分享了胡桃夹子,一家人在圆圆满满中迎来了新年的鞭炮声。

这个具有西方特色的故事被完全“中国化”了,原版中与鼠王大战的胡桃夹子,这次在遥远的东方所要面对的怪兽摇身一变,化为中国家喻户晓的“年兽”。

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些年兽手中拿着的武器竟然是爷爷送给团团的双截棍,令人忍俊不禁。击败年兽的圆圆跟胡桃夹子随仙鹤女王来到瓷器王国,在这个神奇的王国,糖葫芦舞、扇子舞、丝绸舞、风筝舞、陀螺舞、金元宝舞、瓷器舞、鞭炮舞等富有中国传统特色的舞段轮番上演,应有尽有,更多东方元素点缀其中,让人应接不暇。

多年来,东西方国家上演过无数版本的《胡桃夹子》,此次由中央芭蕾舞团全新演绎的中国版《胡桃夹子》——《过年》,另辟蹊径,独具创意,以中国寻常人家欢度传统新春佳节为背景,在柴科夫斯基传世经典的旋律中,以中西合璧的翩翩舞步,描绘了一幅精美的“中国年画”。

巴黎塞纳河音乐厅曾盛赞这部芭蕾舞剧为“独一无二的”的佳作,正如中芭艺术总监冯英所说,

“努力让中国芭蕾成为世界潮流的引领者,让全世界观众感受到中华民族伟大艺术的独特魅力。”

而这部别出心裁的芭蕾舞剧便是最好的印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