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姬》金秋来沪 捷克芭蕾舞团再现古典芭蕾炫技巅峰

[2019-09-03]  作者:人民网


    人民网上海9月3日电 (记者 曹玲娟)2015年,几乎未曾在上海演出过的芭蕾舞剧《舞姬》登台,由马林斯基剧院芭蕾舞团演绎三场彼季帕版经典版本。正式售票前,还有业内人士对于《舞姬》这个剧目选择有所疑虑,但首演场过后,舆论口碑立刻将这场演出推至高潮,本就少量的第二、第三场余票当晚被一抢而空。《舞姬》自此在上海观众心里扎下了根。


 

 


    捷克国家芭蕾舞剧《舞姬》

    此后,《舞姬》在东艺还先后上演过多次,均由马林斯基主演搭档乌克兰国家芭蕾舞团演出彼季帕的版本。每每只要是《舞姬》二字出现,必然令观众们趋之若鹜。而《舞姬》对演出团整体要求非常高,又因为这部舞剧制作繁杂、巡演成本高昂,一般只有“特别敢挑”的舞团才敢排练它。

    幸运的是,作为东方艺术中心签约的战略合作伙伴,捷克国家芭蕾舞团将携带他们的保留剧目《舞姬》于10月25、26日登上东艺的舞台。这支来自于东欧的芭蕾舞团拥有136年的悠久历史,地处欧洲却受到俄罗斯芭蕾学派的影响,捷克芭蕾舞团版本的《舞姬》既拥有俄式大开大合的丰富身体表现,出色的技术能力,同时也有欧洲舞团的专注于人物情感的表达,表演丰富而细腻富。

    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天鹅湖》《睡美人》是观众耳熟能详的经典芭蕾舞剧,它们的编舞都出自同一位大师之手,这就是在芭蕾舞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里程碑式的人物——“古典芭蕾之父”马里乌斯.彼季帕。早于《天鹅湖》17年,彼季帕就已经创作出了《舞姬》这部世界芭蕾的奠基作品。

    首演于1877年的《舞姬》又称《印度寺庙的舞女》,改编自印度著名诗剧《莎恭达罗》,并融合了西方童话故事《泥人卡尔》中的线索。剧中讲述了武士、公主与舞姬的三角恋情。印度古代诗人和戏剧家迦梨陀娑的七幕诗剧《沙恭达罗》塑造的是一个集自然美、朴质美和青春美于一身的古代理想妇女形象沙恭达罗,表现了大社会背景下女性爱情的悲剧宿命,而改编后的妮吉娅继承了美好的特质,也持续了悲剧的基调。

    彼季帕在《舞姬》逐步建立完善了芭蕾双人舞的程式,着意于群舞队形严整、画面丰富多变、用舞蹈手段塑造诗意的舞台形象。如今许多芭蕾经典作品都是在其基础上而变化衍生过来的。熟悉《天鹅湖》二幕“天鹅湖畔”舞蹈的观众,不难在《舞姬》四幕一场《幽灵王国》中的白色大群舞中,看到熟悉的舞姿变奏、队型调度、诗情画意和透明美感。 

    舞剧中最圣洁也最为著名的、观众最期待的是第三幕"幽灵王国"。32个幽灵在银色月光下身披白纱白裙在缓慢、悲伤的音乐声中从峭壁走下,以同样的气息、同样的韵律以及那标志性的抬腿,整齐划一,缓缓飘落舞台。幽灵们鱼贯而出构成一幅幅均匀对称的精美画面。据说《天鹅湖》中的天鹅群舞也是受其启发而编排。舞剧的舞美、服装也设计得当,将整个舞台烘托在古代印度背景中,并具有浓厚的东方舞蹈特色。

    “蛇舞”则是全剧的高潮。妮吉娅从边幕沿对角线穿越舞台走到中央挺住,目不转睛地盯着变了心的索罗尔,随后抛开蒙脸的纱巾,左右摇摆开始跳起优美的舞蹈,仿佛在向参加祭典的人们诉说着自己的悲哀。接过花篮后她紧抱花蓝做出一连串旋转但突然把花抛开,蛇咬了她。这段经典舞蹈也是古典芭蕾的一个精品段落,经常出现在明星GAlA中。

    如果说《舞姬》原作的魅力在于开创了古典芭蕾的风格与韵味,那么在经后世的雕琢与润色则更见艺术升华的功力与深情。《舞姬》中的独舞、群舞设计得非常漂亮,独舞曼妙灵动,群舞如行云流水。时至今日,全世界的芭蕾舞团都以能够排演《舞姬》为荣耀,它被公认为芭蕾舞界最难的舞剧,已经成为检验一个芭蕾舞团艺术实力的试金石。

    本次捷克国家芭蕾舞团在现任艺术总监菲利普.巴兰齐威茨的带领下将重新演绎《舞姬》这一业内公认的殿堂级剧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