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藏天团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再度归来

[2019-06-05]  作者:搜狐新闻

 

    “听交响,到东方”,十多年以来世界一流的交响乐团只要到访上海,几乎都会选择东方艺术中心,东艺也成为国内唯一在一年中举办柏林爱乐和维也纳爱乐音乐会并创造票房纪录的剧院。

    2018/19演出季中,一波顶尖交响乐团做客东艺,从轰动上海的意大利圣切契利亚管弦乐团音乐会、穆蒂与芝加哥交响乐团音乐会,到维也纳爱乐乐团上海音乐会和上周刚结束不久的谭盾与费城交响乐团音乐会的精彩依然余音绕梁。2019年6月4日,被誉为“欧洲文化遗产”的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10天之内接踵而至,在音乐总监安德里斯·尼尔森斯的带领下,在东艺舞台演绎一场风格纯正的交响盛宴。近年炙手可热的安德里斯·尼尔森斯继2017年携维也纳爱乐乐团亚洲首秀登台东艺后,时隔两年以乐师长和指挥身份率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再度造访,并且他将执棒2020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值得注意的是,安德里斯·尼尔森斯&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上海音乐会也将是东艺18/19演出季之八大交响系列压轴之作。

    东方艺术中心于2019年6月3日在上海凯宾斯基大酒店·嵩山厅召开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媒体见面会。会上出席的嘉宾有: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总经理雷雯、副总经理罗学勤,国际著名指挥家安德里斯·尼尔森斯,小提琴家芭贝·丝凯德及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团长安德里斯·舒尔茨,与我们共同分享这支交响天团的传奇之路。


 

    交响名团里的“隐藏菜单”

    277载铸就辉煌

    与柏林爱乐、维也纳爱乐等国际著名交响乐团的如雷贯耳相比,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的存在,就像是顶尖餐厅中的隐藏菜单一般。

    作为全世界现存最古老的市立交响乐团和世界上第一支不依附于宫廷贵族的市民乐团,布商大厦管弦乐团的历史可追溯至1743年。当时,一种名为“大音乐会”的演出形式在莱比锡的市民阶层中颇为盛行。起初,“大音乐会”还只活跃于一些私人沙龙内,由于演奏时发出的较大音响,加上部分观众情绪激动的过分举止,经市长及议会研究决定,将“大音乐会”的举办地迁至布商大厦内。莱比锡的商人们纷纷慷慨解囊,布商大厦音乐会大厅及世界上第一支真正属于市民的交响乐团就此应运而生,乐团也得名为布商大厦管弦乐团。最初乐团的成员由专业的音乐家和学生组成。在历史长河中,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借助自身持续追求卓越的过程里达到了如今的世界一流地位。历任的布商大厦乐师长——即音乐总监之中不乏如约翰·亚当·席勒、门德尔松、亚瑟·尼基什、库特·马祖尔、赫伯特·布隆姆施塔特、里卡多·夏伊等各个时代最伟大的音乐家,数个世纪之中他们不断努力提升着乐团的艺术水准。事实上,法国《音乐世界》和英国《留声机》等权威杂志曾做过一次对全球顶尖乐团的评选,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位列其中,他们的独特之处在于其音色极具辨识度,这也为全世界乐迷们所称道。从巴赫、贝多芬再到柴科夫斯基、布鲁克纳和肖斯塔科维奇等作曲家的作品,就风格、时代、乐队编制和色彩来说均有着较大的差异,但拥有大量演出经验的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总是能够在每一位时代音乐巨匠的作品中驾驭的游刃有余,以接近完美无瑕的演绎为观众奉献上一次次历久弥新的震撼。

    2018年2月,安德里斯·尼尔森斯接过了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上任音乐总监里卡多·夏伊的指挥棒,正式成为了该乐团的第21任音乐总监,今年将由尼尔森斯携手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再度抵达东艺。安德里斯·尼尔森斯1978年出生于拉脱维亚首都里加的一个音乐世家,师从指挥大师马里斯·杨松斯,被国外业界和媒体称赞为“新一代指挥界的翘楚”,年仅41岁的尼尔森斯已成为影响古典音乐舞台未来走向的重要人物,并倍受世界顶级交响乐团、歌剧院和音乐节追捧。实际上早在2017年,尼尔森斯就作为维也纳爱乐乐团的音乐总监带领乐团到达过上海了,演出当晚在尼尔森斯的诠释之下,再现了贝多芬、理查·斯特劳斯和瓦格纳等德国作曲家作品中的严谨和辉煌,给上海观众带来了深刻的印象。“世世代代都有很多有趣的指挥家,他们通过和乐团之间的合作,缔造了不少伟大的音乐成果。每个观众也都有机会跟随指挥家或者乐团,去感受他们彼此之间相互了解和尊重的音乐旅程……维也纳爱乐的乐手如此投入地演绎他们深爱的音乐,以致于我在指挥时也很容易进入彻底忘我的状态。我发现和任何乐团合作时,与乐手保持眼神交流,将合作者和自己视为一个团队,都是非常重要的。”2017年演出前东方艺术中心曾采访过尼尔森斯与世界顶级乐团合作时的感受,他直言这是一种美妙的体验,但离开了维也纳爱乐乐团精彩演绎也难以铸就当晚的演出成功。从他回答的只言片语里我们可以发现其谦逊、优雅一直贯穿其中,或许,这就是指引着尼尔森斯一直在前进道路上行走的明灯。

    随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和尼尔森斯一同抵沪的小提琴独奏家贝芭·丝凯德,这几年在世界舞台上迅速崛起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贝芭·丝凯德出生于拉脱维亚的里加的一个音乐家庭,1995年进入德国罗斯托克音乐和戏剧学院。2001年,年仅20岁的她便夺得伊丽莎白女王国际小提琴大赛桂冠后,开始了自己的全球巡演之旅。贝芭·丝凯德的演奏聪颖慧颉、琴技熟稔精湛,曾受到过如波士顿交响乐团、芝加哥交响乐团、纽约爱乐乐团、荷兰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等多个国际顶级交响乐团的邀约。全球最大的古典音乐和演出信息发布网站之一的Bachtrack数据库曾于2018年做过一项名为“2017年最忙的小提琴家”调查中,贝芭·丝凯德以全年演出41场位列其中,其在世界乐坛之影响力可见一斑。这位拉脱维亚的美女小提琴家贝芭·丝凯德,她与同为拉脱维亚籍的尼尔森斯曾有过多次合作,本次上海音乐会将有机会目睹两位“老乡”的音乐火花。 

    两首俄罗斯重磅曲目

    感受古典交响之美

    此次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在东艺的演出,将带来两首重磅俄罗斯曲目。l 两首作品均完成于俄国动荡时期,表达了作曲家内心的情怀与不安。被称之为20世纪经典小提琴协奏曲之一的肖斯塔科维奇《a小调第一小提琴协奏曲》创作完成于1947年。在喧闹嘈杂的西方20世纪音乐中,肖斯塔科维奇早期作品常体现出怪诞、讽刺和愚弄的音乐特征,借此对社会中的弊病做出嘲讽,揭示了现实世界里的种种恶习,因此他大多数的作品问世都代表着自己个人情感与理智的冲突。《a小调第一小提琴协奏曲》是为肖斯塔科维奇为他的朋友,苏联小提琴家大卫·奥伊斯特拉赫(David Oistrakh)而创作的。由于1948年初苏联日丹诺夫发动的一场针对艺术家的批判运动,肖斯塔科维奇被冠以“西方形式主义危害”的罪名,受迫于苏联当时的政治因素,该作品问世后就被当时的领导者认为含有“形式主义的危害”未能公演。在那段人心惶惶的岁月中,肖斯塔科维奇只能将手稿埋藏在抽屜的最底层,直到斯大林去世后的1955年才得到首演并获得空前成功。肖斯塔科维奇《a小调第一小提琴协奏曲》在结构上打破了以往古典协奏曲创作的陈规,采用“慢-快-慢-快”的四个乐章写成。调性上乐曲以a小调贯穿于始终,突显了作曲家肖斯塔科维奇内心的种种压抑,营造出暗淡的音乐色调,表现了自己对于时代的不满之情。在演奏上,独奏小提琴除了应具备演奏华彩乐段的高超技术之外,还应当演绎出作曲家在为难处境时的内心情感,正如《a小调第一小提琴协奏曲》的首演者,苏联小提琴家大卫·奥伊斯特拉赫所指出:“这部协奏曲,它要求你不仅要有激情,而且还有要相当的理智,能专注每一个机会,这个机会当然绝不是为了炫耀辉煌的演奏技巧,更重要的是为了表达情感和思想。”

    《e小调第五交响曲》是俄国作曲家柴可夫斯基继《f小调第四交响曲》后于1888年问世的又一部力作。在该曲中柴可夫斯基虽没有明确的注释标题,但作曲家在原作的札记中指出:"这一作品是从完全听从命运,到对命运发生怀疑,最后决心通过斗争来克服悲惨的命运,表现的是肯定生活的思想。"与此同时,柴可夫斯基在给他的友人梅克夫人信中还曾指出:"我虽然还不很老,但已经开始感到年龄的威胁,身体极容易疲倦,精神不比往常。无论弹钢琴,还是夜里读书,都感到非常吃力。"由此,这部作品如同表现出了作曲家在身体每况愈下的情形中坚持创作。乐曲的演奏过程中时刻借助多种主导动机表现出的“命运”抗争,表达出了作曲家柴可夫斯基内心的真实写照。作品共分为四个乐章,调性、和声和配器上营造出的抑郁气氛贯穿乐曲始终,力度和气息变化出的抒情旋律与暗淡的音色形成鲜明的对比,时刻考验着乐团的演奏功底。作为柴可夫斯基最为被广大听众所熟知的三部交响曲之一,《e小调第五交响曲》成为了其“交响三部曲”中承上启下的一部杰出力作。

    就肖斯塔科维奇的《a小调第一小提琴协奏曲》和柴可夫斯基的《e小调第五交响曲》而言,在创作的时代背景、作曲技法、音乐结构、和声语汇及配器上都有着很大的差异,但两者不约而同的是贯穿于始终的“悲剧”,前者考验独奏小提琴的演奏技巧、情感及与乐队的相交辉映;后者在于乐队各乐器组之间的音色对比,追求整体效果上的呈现。然而,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本次为上海的观众们邀请到了两位当代音乐巨匠,他们将联手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于2019年6月4日晚,为观众献上一次辉煌的演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