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蕾舞演员能跳到几岁?51岁“世纪舞者”马拉霍夫仍是停不下来的舞台王子

[2019-05-05]  作者:上观新闻

 

 

   

   “我在任何地方跳舞”

    当身边的同伴一一介绍起自己来自柏林国家芭蕾舞团、巴黎歌剧院、莫斯科大剧院、米哈伊洛夫斯基剧院……轮到马拉霍夫时,他说:“我在任何地方跳舞(dance everywhere)。”


    

     弗拉基米尔·马拉霍夫,1968年出生,今年51岁,到了中国人所说的“知天命”的年纪,而他,仍然活跃于舞台。马拉霍夫的名字在芭蕾舞观众心目中是一个纪念碑式的符号,他7岁学舞,10岁起师从俄罗斯芭蕾教育泰斗彼得·佩斯托夫,18岁从舞校毕业后被莫斯科古典芭蕾舞团破格签为首席,成为该团最年轻的首席舞蹈演员。此后,他在瓦尔纳、莫斯科等国际芭蕾舞大赛中屡获金奖。古典芭蕾中的“吉赛尔”、“天鹅湖”、“睡美人”、“罗密欧与朱丽叶”、“曼侬”都是他最擅长的剧目。马拉霍夫身上有着古典芭蕾的王子特质:高贵、阴柔、有分寸、多愁善感,他凭借这些与生俱来的气质征服了世界所有顶级舞台,赢得“世纪舞者”、“舞神”的称号。 

    本世纪初,马拉霍夫成为柏林国家歌剧院芭蕾舞团团长,两年后组建柏林国家芭蕾舞团,为舞坛贡献了多部名剧,培养出多位国际一线舞者,让柏林国家芭蕾舞团成长为德国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芭蕾舞团,同时也是德国最大的艺术团体。

    2014年,马拉霍夫宣布告别舞台。那年6月,全世界媒体都在关注他的挂靴仪式。在席勒剧院,他主演了《柴科夫斯基传》,以这场演出结束了他在柏林国家芭蕾舞团团长及首席的任职。当晚演出结束后,现场上千名观众用长达45分钟的起立鼓掌欢送这位领导柏林芭蕾十多年的伟大舞者。

    “我有一座大房子,我可以躺着休息,但我闲不下来。”虽说退休了,但马拉霍夫近几年的状态完全是“退而不休”。5月4日、5日两晚在东艺舞台上演的“国际芭蕾明星足尖盛典”上,他献上两段独舞《缺失》与《天鹅之死》,这也是他第一次来到上海演出。“我教书、编舞、创作新的作品,我非常忙。”马拉霍夫这样说道,身边的同伴们都笑了起来。



    马拉霍夫独舞《天鹅之死》 

    在马拉霍夫率领的这群国际芭蕾明星中,最年轻的米哈伊洛夫斯基剧院一级独舞朱利安·麦凯还不满22岁,凭借俊美可爱的外形和精湛的舞技成为当下最炙手可热的新一代芭蕾舞者。“我小时候就很崇拜马拉霍夫先生,我很小就去莫斯科学舞,当时我的姐姐在马拉霍夫先生的舞团,令我有机会第一次见到他,对我来说,这完全是一个传说中的人物。现在,能有机会同台,太荣幸了。”在马拉霍夫面前,差了将近30岁的朱利安·麦凯毫不掩饰“迷弟”情怀。“30年后能不能像马拉霍夫一样还在舞台上演出?”朱利安不敢确定,“或许有可能,但这取决于每个人不同的情况,至少要把身体状态维持得非常好”。



    芭蕾舞坛当红“炸子鸡”朱利安·麦凯与舞伴克里斯提娜·科里托娃献上双人舞

    “30岁到40岁是芭蕾舞演员的黄金年龄,无论是心灵体验还是舞台经验都更丰富了,足以让你更好地完成角色。一旦过了40岁,身体在走下坡路,要再与年轻演员平分秋色是一件很困难的事。”马拉霍夫说,“我之所以还能继续跳,在于我有很好的舞伴们,可以互相激励。芭蕾舞演员的职业生涯其实很短暂,看起来或许有20年,但好像昨天才刚开始,今天就要结束了。你还有很多事想做,但时间对你来说已经是过去式,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继续前行。”

    从柏林国家芭蕾舞团退休后,马拉霍夫专心于舞团管理与教育工作,同时在世界各大赛上担任评委,寻找有潜力的接力者。2014年维也纳国际芭蕾舞大赛上,来自中国辽宁芭蕾舞团的舞者于川雅、张海东双双获得比赛最高奖——特别大奖,当时担任评委会主席的马拉霍夫对两人实力赞赏有加,也由此展开了与辽宁芭蕾舞团的缘分。在中国区经纪人牵线下,当年底,马拉霍夫首次来到辽芭指导演员。两年后,这位“外籍教练”正式上岗,以总编导的身份带领他的团队,为辽芭排出了新版《天鹅湖》。



    采访结束后,朱利安·麦凯主动要求与偶像马拉霍夫合影

    “中国芭蕾舞演员非常勤奋,他们可以从上午10点一直练到晚上9点,你甚至都很难把他们从练功房赶出去。在其他国家,这是相当罕见的,一般的排练到下午5点就结束了。”马拉霍夫说,中国芭蕾舞演员十分投入,也很有才华,去年获得第六届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成人组金奖的敖定雯就曾接受过他的指导,“她也会从辽宁飞过来看这场演出”。

    让他眼前一亮的芭蕾舞者必须具备什么样的特质?马拉霍夫说,技巧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艺术水准,“如果仅仅追求难度,为什么不去马戏团呢?中国杂技的难度是世界最高的”。换句话说,芭蕾舞演员能在舞台上转多少个圈不是最关键的,关键在于既要转尽可能多的圈,还要非常美、非常优雅地完成,将芭蕾的质感表现出来。


 

    “我演过24版《天鹅湖》,还创编了属于自己的新版。对我来说,每个王子都是不一样的,每一版制作都是不一样的,每一次舞蹈都是不一样的。”马拉霍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