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别人家的孩子」,叫做「世纪舞神」!

[2019-04-12]  作者:舞蹈中国

 

    如果你恰好出生在乌克兰的小城克里沃罗格,或者在90年代的时候加入了维也纳芭蕾舞团,又或者2000年左右,你正在德国组建一支芭蕾舞团,那么你很不幸,因为在你的身边,有一位“别人家的孩子”。

    从小到大,他都被称为“天才”“舞神”“奇迹”,无论是在求学阶段,还是担任舞者,或是最后上任舞团团长,他的成就与天赋都让所有人望其项背。他就是被誉为“世纪舞神”的弗拉基米尔·马拉霍夫!

   5月4-5日,马拉霍夫将和来自柏林国家芭蕾舞团、巴黎歌剧院、莫斯科大剧院、米哈伊洛夫斯基剧院等芭蕾舞团的八位明星舞者,献上令人期待的芭蕾盛会。在盛会开始之前,我们先来看看“舞神”是怎样炼成的吧!

    1968年东正教的圣诞节,马拉霍夫出生在乌克兰小城克里沃罗格。受热爱艺术的母亲影响,马拉霍夫很小就被送去当地的舞蹈教室,成为教室里为数不多的男孩子,并且迅速在班上脱颖而出。很快,老师表示,这个孩子进步太快天赋太高,他应该去首都莫斯科,去最好的芭蕾学校接受最好的教育。

    带着这个建议,妈妈带着他到莫斯科大剧院芭蕾学校参加入学考试,而考试当天的场面,不论是当时的老师还是同学,多年后面对媒体都会强调一句话“那天,全校都奔走相告,快来看,这届的新生里有一个天才!”

    就这样,十岁的马拉霍夫不但顺利通过入学考试,并且进入了芭蕾泰斗佩斯托夫的实验班。

    青少年时的马拉霍夫已经展现出绝佳的先天条件

    十八岁刚一毕业,马拉霍夫就拿到了首席演员的合同,并且在瓦尔纳、莫斯科等多项国际权威大赛中问鼎金奖。

    如此顺风顺水的经历让马拉霍夫在20出头的年纪就已经演绎过绝大多数古典芭蕾剧目中的王子角色,于是他决定走出苏俄古典芭蕾的范围,去接触更多的舞蹈风格。

    90年代初,马拉霍夫取得奥地利国籍并且成为维也纳芭蕾舞团首席,之后的两年里,他同时签约德国斯图加特芭蕾舞团、美国芭蕾舞剧院、加拿大国家芭蕾舞团,于是整个90年代的欧美芭蕾界第一王子非马拉霍夫莫属。

   加拿大电视台以“真正的王子”(True Prince)为标题为他拍摄个人传记纪录片,维也纳日报在他的首场《曼侬》演出之后更是直接用“世纪舞者”作为报道标题,从此这个称号成为了包括纽约时报在内各国媒体对马拉霍夫的专用代名词,伴随了马拉霍夫的整个职业生涯。德奥媒体两度采用这个称号为马拉霍夫发行个人画册,很多人将他同前辈努里耶夫甚至尼金斯基并提。

     上任柏林 

    进入新千年,而立之年的马拉霍夫开始渐渐减少此前全球客座主演的演出数量。

    2002年马拉霍夫出任柏林歌剧院芭蕾舞团团长,上任时立下豪言“要带领柏林芭蕾舞团在十年内成为国际一线舞团”,而彼时的柏林团不要说国际地位,仅在德国国内也远不如南部的斯图加特和北部的汉堡。

    但马拉霍夫只用两年,先将曾经东西柏林的舞团合并重组为柏林国家芭蕾舞团,并且为舞团签入一批东欧人才,很快柏林团不论演员规模还是每年的演出数量及观众人次都成为了全德第一。

     医学奇迹 

    2009年,在一场《天鹅湖》的演出中马拉霍夫不慎受伤,随后被确诊膝盖韧带断裂,不得不接受手术,两条腿的膝盖都更换人工韧带这样的伤情对于很多年轻舞者来说都是职业致命伤,更不要说这时的马拉霍夫已进入不惑之年。

    很多人都认为他会从此告别舞台专注幕后和指导工作,马拉霍夫却在几个月后就恢复状态重返舞台,连柏林的医学专家都表示不可思议。

    接受膝盖手术后马拉霍夫带着双拐为团中演员指导

    医学奇迹的背后是马拉霍夫对舞台的不舍,三十岁时成为团长没有分散他登台的激情,四十岁时遭遇韧带手术没有动摇他重返舞台的决心,2014年马拉霍夫从柏林卸任,盛大的告别演出他跳满全场,丝毫不显老态的状态让柏林媒体笃定“他只是在同柏林告别,并不代表他要告别舞台”。果然,接下来的五年里每年都会看到马拉霍夫四处登台的身影,就这样一直跳过了五十岁。

    近年马拉霍夫更专注在现代作品的表现上

    虽然来中国演出的次数屈指可数,但马拉霍夫表示他对中国并不陌生,在全球各地的演出里他见到过热情的中国舞迷,在各大权威赛事上中国年轻一代舞者的冉冉升起也引起他的注意,在他的柏林芭蕾舞团里也有来自中国的演员,马拉霍夫向他们了解中医的针灸对演员复健有什么帮助。

    卸任柏林后马拉霍夫也接到了来自中国的舞团邀请,为中国的舞团编创作品指导演员,在2017年莫斯科芭蕾大赛上获得银奖的中国女孩李偲旖就被马拉霍夫亲自栽培。

    六年前马拉霍夫曾带柏林团到北京和台北演出,从那之后,马拉霍夫很多次表示时机合适的时候想到中国更多的城市把作品带给更多的观众,他喜欢中国这些崭新的剧院和先进的设施,相比欧洲老剧院里白发苍苍的观众群体,亚洲有更多的青少年观众,让他能看到这门艺术在流行文化当道的今天仍被传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