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京剧与打击乐 自讨苦吃的艺术创新带来满满感动,朱宗庆:“我看一次《木兰》,落一次泪”

[2019-03-14]  作者:浦东时报

 

 

      击乐剧场《木兰》剧照。 □东艺 供图
  打击乐的活泼热情,京剧的细腻婉转,在《木兰》里融为一体。

  这部戏,我是看一次,落一次泪。不是因为伤感,而是满满的感动。”3月12日,中国台湾朱宗庆打击乐团创办人兼艺术总监朱宗庆和台湾知名戏曲导演李小平现身东方艺术中心,向上海观众推荐一部创新艺术形态大戏——击乐剧场《木兰》。

  即将于4月19-20日登陆东艺的《木兰》,是第十一届东方名家名剧月收官之作,也是第36届“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的重磅项目。这部戏到底有哪些与众不同,让朱宗庆这位台湾打击乐的“教父级”人物,如此念念不忘?■本报记者 符佳

  自讨苦吃的创新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击乐剧场《木兰》,由朱宗庆打击乐团策划、制作、演出,并联手导演李小平、作曲家洪千惠及多位重量级剧场艺术家联手打造。自2010年初创,到2013年全新改版,再到2017年应邀参与俄罗斯契诃夫国际剧场艺术节、名列重点节目,《木兰》一路跨越文化藩篱,被国外媒体誉为“新旧融合的亚洲现实艺术的诞生”。

  然而,在一路见证《木兰》创作、排练、改版、提升的朱宗庆看来,《木兰》的成功,不仅仅是因为它融合了传统戏曲和打击乐的元素,更在于每一位创作者、参演者都能“怀着好奇心,不断改变自己,挑战困难。”可以说,是“自讨苦吃的创新”,成就了《木兰》。

  朱宗庆说,相较于一般的打击乐音乐会,《木兰》是一场非常复杂且大型的演出,除了展现音乐,还要传达故事剧情。这对导演、作曲家、制作团队来说都不容易,对演出者而言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在《木兰》中,演员要将京剧的“身段、唱腔、肢体”与打击乐器融合,他们不但是音乐家,还要有运动员的体能、京剧演员的身段。为此每一位演员都接受了近1年的严格京剧训练,从基本功到棍棒、十三响等高难度动作,都要一一过关。练习过程中,不断有人“挂彩”,但无人放松标准,大家都咬牙坚持到了最后。

  “打击乐的活泼热情、京剧的细腻婉转,两者迥异的表演性格要结合得浑然天成,这原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却让《木兰》成为跨领域表演的代表作品。”朱宗庆说,他每一次看都会忍不住流泪,“不是难过,而是满满的感动。”这份感动,来自于表演者的敬业和真诚,也来自于独特的音乐表达。

  在《时局》一曲中,舞台上杯碗瓢盆展现的生活情境,豆子洒在鼓皮上的噼里啪啦,则使木兰回忆起儿时的鞭炮声音;而在《魂归》曲中,马林巴木琴除了表达落寞的无奈,在送葬队伍中更是从战场归来的“棺木”的象征,搭配着招魂幡,让现场气氛催泪。

  “女神”变“女人” 不一样的木兰引发共鸣

  传统《花木兰》的故事家喻户晓,击乐剧场《木兰》中的女主角,却并不伟大,甚至有些莽撞胆小。“在我们的戏里,木兰不再是无所畏惧的女神,而是有血有肉的女人。”导演李小平想把故事说得更独特:木兰冲动的决定,让她被迫“嫁”到一个不想去的地方——战场,她后悔了,内心时刻想要回家,但战事逼迫着她的脚步向前走,在一战又一战的荣耀中,她的内心充满着乡情的召唤。

  埋藏在如此情节中的,是“反战”的理念。李小平认为,内在情绪的大起大伏,正好符合打击乐的表现:时而澎湃、时而委婉,时而感伤、时而思念,时而有亲情召唤的脆弱、时而有战场的残酷,情感的徘徊正好体现木兰在历史事件中的心理处境。从京剧到击乐,从念白到音乐,从将军木兰到少女木兰,她们在交错的时空中一同呼吸,牢牢抓住观众的情绪。

  在《木兰》中,杀伐场面是一个看点。音乐家放下他们擅长的鼓棒,拿起不擅长的少林齐眉棍。这部戏演了9年,很多演员也陪伴着它一起成长。李小平透露,有一名男演员,一开始讲对白的时候平淡如水,但几年后当他做了父亲,再回到舞台上,同样的台词却念得眼中有泪。这是剧情和生命激荡而产生的火花,这也是《木兰》感人的力量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