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岁著名指挥穆蒂率领芝加哥交响乐团造访上海 海外顶级交响乐团愈发青睐华裔乐手

[2019-01-24]  作者:文汇报

   

     上海乐迷的老朋友、意大利著名指挥家里卡多·穆蒂重返申城舞台。前天和昨天晚上,77岁的穆蒂率领芝加哥交响乐团献演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执棒勃拉姆斯《c小调第一交响曲》《D大调第二交响曲》、柴可夫斯基《第五交响曲》等重量级作品。颇令人关注的是,芝加哥交响乐团中有十余位华人乐手。其中,乐团首席、小提琴家陈慕融与中提琴代首席张立国,分别在1999年和1988年入职芝加哥交响乐团。在22日举行的媒体见面会上,两位华人演奏家向记者分享了如何考取名团的秘诀,以及他们眼中穆蒂台前幕后的有趣故事。 

    1979年,从小在上海学习中提琴的张立国获伊斯曼音乐学院的全额奖学金,成为中国大陆第一批自费留学美国的音乐家。1988年张立国考入芝加哥交响乐团,在当时的艺术总监乔治·索尔蒂大师的任命下,成为团里的中提琴副首席。现如今,穆蒂大师执棒下的芝加哥交响乐团依然保持着“美国五大交响乐团之一”的头衔,实力不容小觑。

    据张立国介绍,在美国的音乐家工会报上,印有各大乐团的招聘信息。当年他从学校毕业以后,就开始了漫长的  “考团”生涯。从初出茅庐到入职芝加哥交响乐团,张立国经历的考试多达13次,其中获得过三家乐团的青睐,更多时候则得面临失败的结果。“我认识一个同事,我们曾在面试底特律交响乐团、洛杉矶爱乐乐团等团时碰到过彼此,最后两人一起考入了现在的乐团。

    有些美国名团的招聘会分好几轮展开,而芝加哥交响乐团只设立了初赛和复赛。考试时,一道屏风隔开了应聘者和评委;九位评委各自就坐,互相看不见彼此,无法相互讨论。初赛时,考试者每人演奏5至10分钟,演奏完毕后,评委在工会工作人员的监督下,在卡片上写下“YES”或“NO”。如果九个评委中有六人写下“YES”,那么应聘者将得以参加几个月后的复赛。 

    “在复赛阶段,总监的话语权很大。”张立国表示,芝加哥交响乐团的总监保留说服评委的权力,以往曾出现过全票通过的应聘者,因为总监一票否决而无法留下。如果是团中的乐手想要应征团内首席,也同样需要“隔屏”演奏。只不过,同样只有总监拥有拉开帷幕看演奏者真容的权力。

    在张立国求学时期的上世纪80年代,他的老师不怎么教学生演奏乐队片段的窍门。可事实上,要考取一所职业交响乐团和成为一名独奏家是相当不同的。“独奏家需要个性,乐团里的乐手需要自我控制力。比如在考取乐团时,应征者需要在5至10分钟里,演奏五个风格截然不同的乐队曲目片段,有可能一分钟里就要变换一种风格。

    张立国认为,考乐队就像是一个人去找工作,如果独奏家更需要个人才能和潜力,那么乐手既要业务水平过硬,还得具备团队合作能力。

    芝加哥交响乐团的首席位子上坐着一位亚裔演奏家,他就是来自中国台湾的陈慕融。2013年他在乐团亚洲巡演前临危受命,在台北站担任独奏,至今仍被传为佳话。在陈慕融看来,华裔乐手的演奏风格较为灵敏、技术完美,能够适应不同的指挥要求,而芝加哥交响乐团以卓越的技巧性为荣,因此该团的历任指挥家都对华裔乐手颇为满意。

    在过去七八年里,芝加哥交响乐团的中提琴声部,迎来了不少在美国求学的华裔学子。除了芝加哥交响乐团,纽约爱乐乐团等知名团体的乐团首席同样由华裔小提琴家——黄欣担任。“亚洲地区越来越重视古典音乐教育,日本发展得最早,韩国也非常厉害,相较而言美国本土反倒显得有些衰退了。”陈慕融说。

    拥有意大利式帅气脸庞的穆蒂,时常衣着时髦,极具指挥界迷倒众生的  “气场”。在多年的合作伙伴张立国心中,穆蒂执棒时融入了突出的意大利式歌唱风格,在他的“调教”之下,原本以铜管见长的芝加哥交响乐团,如今在弦乐上也取得了相当大的进步。“大师经常自己一面指挥,一面就放声唱了起来。”

    而在秉持意大利式的热情之余,穆蒂的指挥也相当严谨,在排演相当多的古典曲目时绝对忠于原作的特点。“穆蒂无论是为人处世,还是演奏音乐的过程,他都渴望追求高贵。”张立国告诉记者,有乐手在排练过程中漫不经心地吹口哨,遭到了穆蒂的批评。要知道,美国的乐手有时候的确会显得有些随意。因此,这位大师曾苦口婆心地教诲芝加哥交响乐团的乐手,在演出结束后要对观众报以真挚的微笑,不要交头接耳、东张西望,无论何时都得像个绅士。

    即便提出诸多要求,也不妨碍穆蒂成为芝加哥交响乐团中的“万人迷”。事实上,穆蒂与芝加哥交响的缘分始于1973年,当时他的身份还是客席指挥。2006年,芝加哥交响将绣球抛向穆蒂,聘请他为第十任音乐总监兼首席指挥。2010年,穆蒂正式履职,在带团于欧洲巡演一个月后,双方形成了一种奇妙的默契。回来后,穆蒂分别收到了62个乐手写给他的亲笔信,不仅仅是感谢信这么简单,每个人都阐述了自己对穆蒂的喜爱、尊重,以及和他一起演奏音乐时的享受状态。

    陈慕融表示,穆蒂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十分敏感,在一些排练的时刻大家可能都很紧张,而大师会停下来讲个笑话,将气氛变得轻松起来。“穆蒂在我们乐团里,就像是一个父亲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