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爱的西本sensei,这次有点不同

[2019-01-02]  作者:橄榄古典音乐


 

 

一部日剧《交响情人梦》

让中国观众爱上了主人公千秋王子

也认识了他的原型

 

指挥家西本智实

 

她英气俊朗的外形

潇洒独特的指挥风格

以及敢于跨界的出众才华

让她在中国收获了超高人气

 她独闯俄罗斯的留学故事

幼年学习芭蕾的经历也与其职业形象密不可分

 

因为她

很多日剧影迷开始 倾心古典音乐

 

2018圣诞,西本率其麾下的

日本辉煌艺术交响乐团

来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

我们和她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西本sensei向 橄榄读者问好

 

关于“千秋王子”,她说:

 

“听说里面有两集是以我的故事为原型的。

但日剧在日本热播的时候我在海外,

我自己并没有看到。

当然在亚洲各国都常常被问到这个问题。(笑)”

 

01. 她的经历塑造她的独特

 

西本智实三岁起学习芭蕾舞,后来又学习钢琴。幼年便展现出过人的音乐天赋,也早早立志想要成为作曲家和指挥家。

从大阪音乐学院作曲系毕业后,西本智实留学俄罗斯圣彼得堡音乐学院学习指挥。在俄期间,她获奖无数。

毕业后,她担任俄罗斯柴可夫斯基基金会交响乐团的艺术总监和首席指挥(2004-07),圣彼得堡国立歌剧芭蕾剧院(前列宁格勒国立歌剧院)的首席客座指挥(2004-06),俄罗斯国立交响乐团首席客座指挥(2010-11)。

 

关于俄罗斯

西本:俄罗斯和中国一样,是很大的国家。从日本人的角度来看,这样大的国家,多民族的人们有各种各样的语言和音乐,这是我感受很强烈的一点。

交响乐团有着多种不同乐器,都有自己本来的特色,指挥是对它们产生的声音进行 融合和平衡。所以一直要考虑的是如何把不同的东西融合在一处,同时发挥它们的特色。

这时候我感觉有一些作品是只有像俄罗斯,像中国, 这样的大国,在其历史不断累积的厚重中才能产生的。和国籍无关,只是作为一个人,我会被这样的作品感动。

 

关于舞蹈,肢体,空间,和音乐

橄榄: 您幼少期也学习芭蕾和花样滑冰,就是要通过自己的身体来表达自我。现在做指挥,需要调动乐团成员使用他们的乐器制造音响。这两件事对您来说有关联吗?指挥工作会从舞蹈中获得怎样的灵感?

西本:小的时候只是学芭蕾啦(笑)

指挥家的工作,是将谱面上作曲家写下的二次元的音符,变成三次元的被表达的音乐。观众作为聆听者(也身处这个三次元之中)。我作为指挥者,在头脑的想象中还有作为四次元的时间维度,可以往前,也可以回溯。指挥一开始,要一个人在头脑中把这二次元,三次元,四次元的世界构建起来。

在舞台上 排练,要和比如一百人的乐团一起工作。如果只用口头上的语言来指示,经常是无法传达感觉上的东西的。想要表达forte的时候,那个强是心里头的强,还是力量上的强,这个要指挥通过肢体语言来表达。

(音乐中)一个一个的细节和音符,如果都用语言表达太困难了。而指挥者会通过运用肢体动作,一面把握整体,一面行动——音乐不可见,但音乐作品作为整体有着建筑一样的结构,通过行动把这个形式构建出来。

 

讲到这里,

西本老师忍不住小小声嘀咕了一句:

“嘛,学了舞蹈真好。”

哈哈哈哈

 

另外,音乐和舞蹈都有节奏。交响乐中也有华尔兹,有玛祖卡的呈现。即使本身不是舞曲,也常有舞蹈风格的音乐。比如说有华尔兹出现的时候,即是在头脑中想象嗯哒哒,123,也不会产生舞蹈性的tempo,没有真实感。嗯哒哒,嗯哒哒,这是很机械的。真正的华尔兹,因为我们只有两条腿,用这两条腿去跳三拍子(,就并不仅仅是嗯哒哒这么简单)。可能这样(拍腿)的话确实就会变成嗯哒哒,但玛祖卡舞曲的时候是啷哒哒哒哒哒(又拍腿),这样。指挥的时候我希望传达的当然是更有真实感的音乐。

 

橄榄: 那么西本老师在指挥的时候也会情不自禁跳起舞来吗?

西本:(笑)只会做需要的最小限度。但像刚才说的华尔兹,就不能只是打拍子,要有动作让大家看到(比华尔兹动作),这时候 虽然看起来像是舞蹈,但并不是为了跳舞,是为了演奏的目的而用行动去表现。

 

02. 活跃世界的艺术家

 

2013年,西本智实受邀赴梵蒂冈音乐节演出,获得盛赞。她本人凭借突出的艺术才能和贡献获得梵蒂冈音乐和宗教艺术基金会授予荣誉,成为此项荣誉最年轻获得者。自2014年起,西本率领她的乐团和合唱团与维也纳爱乐乐团合作,每年参加在圣保罗大教堂举行的“罗马教皇代理弥撒”,由梵蒂冈电视台向全球实时转播。

目前,西本担任日本辉煌艺术交响乐团首席指挥兼艺术总监、兼职大阪音乐大学客座教授、首届大阪国际文化大使。

西本也积极与流行音乐家,日本歌舞伎艺术家等跨界合作,一方面展示西方古典音乐在现代的可能性,一方面拓展日本传统艺术在世界范围的影响力。

 

关于跨界

 

橄榄: 在大学学习作曲之后,您转换方向去俄罗斯学习指挥。作为指挥家,您不仅指挥交响乐,也指挥芭蕾和歌剧;同时不断尝试,和流行音乐家们进行合作,可以说在不同领域取得了广泛的成就。请问,您如何看待艺术中的跨界?对您来说,跨界的前提和基础又是什么?

西本: 古典音乐有着很长历史的东西,流行音乐是现在的音乐,音乐的风格和形式总在不断变化中。即使是在听流行音乐,我也会知道,它音乐里的某个句子本来是来自哪一部古典作品的。现在的年轻人很喜欢流行音乐,也往往会把古典和流行中间划出界限,竖起一道墙壁。我希望通过我的工作让大家看到他们其实是一体的,或者至少说,中间没有鸿沟。

更重要的是,古典音乐是西方的文化传统,我们作为东方人,不应该只是照搬,而是应该探索它更多新的可能性,形成自己的风格。这是我所面向的理念。

我之前收到来自中国观众的来信,很感动。字迹非常漂亮,是先写成中文,然后改写成为日语给我的。因为有共同的汉字,我看着这个日语的信,去想象它原来中文里的汉字,就更觉得感动——因为汉字,我们是可以互相理解的。想象着可以用来交流的古文,我会有一种 非常深层的感动。音乐也是这样,这些作品不仅仅是只能打动中国的观众,德国的音乐也不仅仅可以打动德国的观众,也不是只有德国观众才懂贝多芬。它是世界性的,它的理念可以打动全人类。

 

关于工作

 

文汇报:作为指挥和艺术总监,两种角色有何不同?

西本:作为艺术总监不仅要考虑眼前的事,还要考虑乐团三年,五年之后的方向——作为指挥者只需要关心一套节目的成功,一场音乐会的成功。

另还要考虑我们做的事情是对谁有用这个问题,对公司来说就是人事方面的问题。一直在考虑的问题是关于团员—— 当然这是艺术才能的世界,但是他们也有家人,朋友,他们也有“让周围的人感到幸福”的需要,(我作为艺术总监)作具体安排的时候需要考虑这一点。

 

03. 关于理想,面向未来

 

音乐之外,西本也也积极发挥着自己的影响力,试图在日本及国际社会上通过自己的工作促进社会平等和文化交流。她是Newsweek JAPAN评选的“影响世界的100位日本人”,也是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全球青年领袖人物”。2012年,她完成了在哈佛大学柯尼迪学院公共领导的高级管理培训课程。

 

西本:“日本古典音乐市场比较冷淡,还在渐渐收缩。古典音乐进入日本是大约150年之前。曾经也火热过,现在市场逐渐变小,感觉是发烧友小圈子的活动。有少子化的原因。还有就是乐器确实是经济上有富余的人才能学的东西,日本尤其如此。

 

我本人倒并不是来自一个富裕的家庭,只是我的母亲从事音乐相关的工作,家里其他亲戚也有一些人是如此,他们不是专业的音乐家,但大学学习了音乐。我也并没有去跟有名的老师学习,花很多的钱。我去俄罗斯留学的时候只有1万美元。拿着这1万美元去交学费,去考试,交住宿费用和上课费用。呆了一年,钱花完了,只能回到日本,为小音乐会做歌剧助理指挥,赚三个月钱然后再回俄罗斯。

 

现在有了各方的赞助,观众来看演出也有收入,我才到了现在的位置。所以 我希望让年轻人的才华更多地发挥出来,不受有钱没钱的影响,而只是针对才华去做出评价。这是我的梦想,我也一直在考虑怎样才能实现这样的梦想。

写在最后...

作为一名东方女性,指挥家西本智实在国际上获得的成功是鲜有先例的。她在 跨文化交流 方面做出的努力和贡献有目共睹。祝愿她的职业之路更加顺畅,也希望看到她与她的艺术团为我们带来更多更丰富的演出和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