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愈复出,携手维也纳爱乐亮相沪上 郎朗:世界给我重新打开了扇窗

[2018-12-03]  作者:新闻晨报


 

上周末,维也纳爱乐音乐会开始前两小时,郎朗一袭黑色长西装,戴着红蓝相间的围巾和黑色的皮手套,出现在东方艺术中心二楼的发布会现场。闻讯而来的乐迷将四周的通道挤得水泄不通,恍惚间,让人以为来到了某场娱乐圈“流量明星”的粉丝见面会现场。


这就是古典界“网红”郎朗,在上海的人气。


一年前,因左臂受伤,郎朗而不得不暂别音乐舞台。“在休息的一年里,我有了更多的时间,去感受原本没有时间去经历的人生。”此番,在指挥大师弗朗兹·威尔瑟-莫斯特的执棒下,郎朗携手维也纳爱乐乐团带来了伤愈复出后的沪上首秀。这段空窗期,让郎朗对人生有了不一样的理解,“复出后,弹什么都感觉有些不一样了。”


谈维也纳爱乐  “它对我的帮助无可替代”


奥地利、维也纳、金色大厅和维也纳爱乐乐团,任何熟悉音乐的人都会在自己的下意识中展现这样一幅属于德奥音乐的地图。


尽管曾与世界诸多顶级名团有过合作,但维也纳爱乐于郎朗而言,仍是“不可磨灭的灵感来源”,“2005年,在祖宾·梅塔的执棒下,我和维也纳爱乐首次合作,到如今我们一起录制了6首协奏曲,经历了5个指挥,他们对我的艺术生涯上的帮助,无可替代”。


作为世界上罕见的没有常驻指挥的乐团,维也纳爱乐每次巡演对随团指挥的选择也成为乐迷的核心关注点。2016年,东艺与维也纳爱乐签署了五年战略合作协议,双方约定,未来五年,维也纳爱乐每年都将以全团阵容登临东艺,同时从世界范围邀请名指随团。


今年指挥乐团的弗朗兹·威尔瑟-莫斯特被称为“真正的奥地利本土指挥家”。作为维也纳国家歌剧院艺术总监,他与歌剧常任乐队——维也纳爱乐,有着格外的默契。此番来沪,乐团在两晚的演出中,带来了莫扎特歌剧《魔笛》序曲和《第二十四号钢琴协奏曲》(钢琴:郎朗)、德沃夏克《狂欢节序曲》、勃拉姆斯的《小提琴与大提琴双协奏曲》和《第二交响曲》、莫斯特改编的瓦格纳《众神的黄昏》选段。


在郎朗看来,这支乐团有着独一无二的音色,彷佛珍珠般丝滑,“这么多年的洗礼下,它依然能够保持自己最纯正、最传统的声音,只要你一听到,就能知道这就是维也纳爱乐。当一个乐团的声音,不可复制的时候,它就是不可超越的。”


谈伤愈复出  “弹什么都有些不一样了”


在首晚的音乐会上,郎朗与维也纳联手带来莫扎特《c小调第二十四号钢琴协奏曲》。作为莫扎特24首钢琴协奏曲中的最后一首,其因美妙动听的旋律和精致的莫扎特式曲目特色,如精致的八音盒一般,一旦打开就扑面而来令人陶醉的声音。


郎朗坦言,要弹好这首作品并不容易,“我小时候弹莫扎特弹得不太好,莫扎特的曲子好像不那么难,但要在这样细致的作品中找到灵魂,弹出令人向往的音色,不光对演奏技巧有很高的要求,对个人修养更是考验。”但一年的休养,让郎朗有了更多的时间充实自己,更多的沉淀彷佛给了他一次蜕变:“不光弹莫扎特,所有的作品的演绎都有些不一样了。感觉世界重新给我开了一扇窗。”


有记者问他:“如今跻身国际乐团最炙手可热的钢琴家之列,你觉得天赋和努力,哪样功劳更大?”郎朗沉吟片刻,答道:“幸运”。在他看来,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让一个既有天赋又努力的钢琴家,可以有机会走上国际舞台和世界顶尖的指挥家和乐团合作。但他也直言,一位音乐家,不管来自什么地方,还是要不断努力和追求,“当你掏空自己的时候,所有的幸运都会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