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也纳爱乐“顶配”再临上海 大师莫斯特携手郎朗奏响经典之声

[2018-12-03]  作者:今日头条


12月1日—2日,顶尖指挥大师弗朗兹·威尔瑟-莫斯特将首次率维也纳爱乐登陆东方艺术中心,携手钢琴家郎朗奏响经典“维也纳之声”。1日下午,维也纳爱乐乐团2018上海音乐会媒体见面会在东艺展厅举行。东方艺术中心总经理雷雯、东艺副总经理罗学勤、维也纳爱乐乐团主席丹尼尔·弗洛绍尔(Daniel Froschauer)、维也纳爱乐乐团总经理迈克尔·布雷德尔(Michael Bladerer)以及钢琴家郎朗出席本次活动。


维也纳爱乐“顶配”再临上海 大师莫斯特携手郎朗奏响经典之声

 

此次是维也纳爱乐乐团第八次来华、第五次造访申城,也是维也纳爱乐乐团与东艺的五年战略合作期间内第二次登陆上海,由奥地利指挥大师弗朗茨-威尔瑟·莫斯特执棒携手钢琴家郎朗举办两场音乐会,为观众们带来德奥经典之作最权威的演绎,呈现莫扎特、勃拉姆斯、德沃夏克和瓦格纳经典之作,乐团在两晚的音乐会中分别演绎莫扎特歌剧《魔笛》序曲和《第二十四号钢琴协奏曲》(钢琴:郎朗)、德沃夏克《狂欢节序曲》、勃拉姆斯的《小提琴与大提琴双协奏曲》和《第二交响曲》、莫斯特改编的瓦格纳《众神的黄昏》选段。


维也纳爱乐“顶配”再临上海 大师莫斯特携手郎朗奏响经典之声

 

以“听交响,到东方”为品牌特色的东方艺术中心,岁末年初带着满满的诚意与观众分享最为重磅交响乐演出,除了12月1日—2日的维也纳爱乐乐团2018上海音乐会,东艺还将在12月25日—26日上演西本智实与日本辉煌艺术交响乐团新年音乐会、2019年1月22日、23日上演里卡多·穆蒂与芝加哥交响乐团音乐会。


维也纳爱乐“顶配”再临上海 大师莫斯特携手郎朗奏响经典之声

 

不设常任指挥的维也纳爱乐

是指挥家梦寐以求却又无法改变的天团


奥地利、维也纳、金色大厅和维也纳爱乐乐团,任何熟悉音乐的人都会在自己的下意识中展现这样一幅属于德奥音乐的地图,而作为奥地利国宝的维也纳爱乐乐团,无疑是这张音乐地图上最为闪亮的一颗明星。对于大多数中国人而言,对古典音乐的启蒙大多从“维也纳”这三个字开始。维也纳爱乐(The Vienna Philharmonic)作为最早访华的西方顶尖音乐团体之一,截至2017年,他们已经七次造访中国,而几乎每次所到之处都一票难求,掀起狂潮。自1987年央视首次转播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开始,维也纳爱乐乐团就早已成为古典音乐的象征与符号。每年数以亿计的观众在电视前等待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到来,就此也证明了维也纳爱乐乐团真实的影响力,正如指挥家索尔蒂与维也纳爱乐乐团上世纪中叶在DECCA公司录制的瓦格纳《尼伯龙根的指环》那样,维也纳爱乐乐团成立的176年来,始终在锻造“音乐的黄金”。


维也纳作为哈布斯王朝的政治文化中心,早在马克西米连一世的时代就创立了宫廷乐团,而直到1833年佛朗茨·拉赫纳才创立了最早的“艺术家协会”,应当时维也纳市民的要求举行过一些“有预约性质”的音乐会。因歌剧《温莎的 风流女人》而风靡一时的作曲家奥拓·尼古拉在拉赫纳的基础上创建了真正意义上的维也纳爱乐乐团,并在1842年3月28日举行了首场音乐会。 1847年,当时宫廷歌剧院的指挥卡尔·爱凯尔特接过了“维爱”的大纛,并从1860年起重新举行了维也纳爱乐乐团的定期音乐会,同年秋天只有25岁的迪索夫就任乐团的常任指挥,也就在迪索夫挂帅的15年间,维也纳音乐之友协会建造了属于“维爱”的音乐大厅,全称维也纳音乐之友协会音乐厅,也就是我们熟悉的金色大厅。


维也纳爱乐“顶配”再临上海 大师莫斯特携手郎朗奏响经典之声

 

正如指挥家瓦尔特曾说:“一百年过去了,当时建团的乐手都已离去。现在的乐手是新的一批人。但维也纳爱乐仍是维也纳爱乐,全因这份传统一代代保留了下来”。德国人早已习惯了柏林爱乐乐团团的存在,并以自己国家拥有这样一支乐团而感到骄傲,但每次维也纳爱乐乐团来到德国,那些“柏林爱乐的拥立者”却会一股脑儿地涌向“维爱”的音乐会尽情享乐,并毫无顾忌地说:我实在无法抵挡乐团弦乐的美。维也纳的弦乐有着自身太多令人难以置信的优点,也是旁人无法企及也无法习得的优点,用一句话概括:只剩一厘米的弓子也能完满地演奏出美丽的乐曲。“维爱”的整体音色以弦乐的张力作为铺垫直达人心,加上一流的管乐造就了黄金灿烂的音色,这也许就是乐团专为德奥音乐锻造的“黄金音色”。


维也纳爱乐“顶配”再临上海 大师莫斯特携手郎朗奏响经典之声

 

中国观众又一次和维也纳爱乐亲密接触

指挥家莫斯特和钢琴家郎朗联袂登台


2018年11月,维也纳爱乐乐团在中国展开年度巡演,造访上海、广州、天津三地。这是继2016年维也纳爱乐乐团与东艺独家签署五年战略合作协议后的第二次来访。作为顶尖天团,“维也纳之声”的魅力自不必多说,不过作为一支罕见的没有常驻指挥的乐团,每次巡演对随团指挥的选择总是最核心的关注点。


自阿巴多1979年率领维也纳爱乐乐团首次访华以来,包括祖宾·梅塔、克里斯蒂安·蒂勒曼、安德里斯·尼尔森斯等几代顶尖指挥家都曾执掌中国巡演的指挥棒。指挥家弗朗兹·威尔瑟-莫斯特(Franz Welser-Möst)今年将执棒,在东方艺术中心为中国观众献上维也纳爱乐2018年上海音乐会。可以说,这位世界级的指挥家,还并不为中国观众所熟悉。2011年,莫斯特指挥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收视率与影碟销售量创下惊人记录,奥地利的圆舞曲传统在他的指挥中既延续传统血脉,又更加清新,广受赞誉。


维也纳爱乐“顶配”再临上海 大师莫斯特携手郎朗奏响经典之声

 

莫斯特是真正的生于奥地利并在当地完成职业音乐教育的音乐家,从血统到学统,都是纯粹的奥地利基因。莫斯特常被介绍为“真正的奥地利本土指挥家”。1985年,年仅25岁的莫斯特以救场身份首次登上萨尔茨堡指挥伦敦爱乐乐团,从而开启了职业指挥家之路。他在经纪人的建议下,用“Welser-Most”的名字在萨尔茨堡音乐节登台,以纪念他成长的城市韦尔斯(Wels)。他还先后执掌过苏黎世歌剧院、美国圣路易斯交响乐团、美国克利夫兰交响乐团等。2010年,莫斯特接替小泽征尔成为维也纳国家歌剧院艺术总监。这标志着这位“年轻人”正式站在了世界顶尖指挥的位置上。秉承他的理念,2010年美泉宫夏季音乐会上,维也纳爱乐破天荒地奉献了电影音乐专场;2013年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曲目单上,人们破天荒地看到了威尔第和瓦格纳作品,非施特劳斯家族的作品数量甚至超过了施特劳斯家族。对新年音乐会这场仪式而言,这可能已经是极大的步伐了。莫斯特说:“我不想古典乐成为一种博物馆的摆设。我要将它带出去,带到生活中。否则,我们的古典圣殿只会逐渐变成一座富丽堂皇的象牙塔。”


今年12月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莫斯特将与钢琴家郎朗合作,演奏莫扎特的《第二十四钢琴协奏曲》。而说起郎朗本人,他是目前国际上最能代表中国人的名片之一,是当今最具才华的钢琴家,是全球华人的骄傲。尽管每日行程堪称疯狂,要参与无数社交活动的他,依然保留了作为钢琴家最重要的特质,每次都为音乐会做足准备,把每场音乐会都赋予最重要的对待,呈现出绝不令人失望的演奏。


去年,柏林爱乐乐团2017上海音乐会原定由指挥家西蒙·拉特携手郎朗献演,可惜最后未能实现,上海观众与郎朗失之交臂。今年,郎朗将携手世界另一顶尖交响乐团维也纳爱乐乐团,与东艺再续前缘,圆上海观众的“顶配”之梦。此次郎朗与维也纳合作的这首钢琴协奏曲多年来较少在上海舞台上出现,作为莫扎特24首钢琴协奏曲中的最后一首,24钢协因其美妙动听的旋律和精致的莫扎特式曲目特色,深受音乐爱好者的心头好,如精致的八音盒一般,一旦打开就扑面而来令人陶醉的声音。郎朗此次选择演奏这首曲目,也是非同寻常但又最为合适的选择。2013年和指挥家捷杰耶夫和马林斯基交响乐团在东艺上演过普罗科菲耶夫的《第三钢琴协奏曲》,给人留下了震撼的印象,而郎朗向来给乐迷的印象也是拥有技术和音乐的当今对顶尖的钢琴家,他的音乐会常常是激情澎湃、热情四射。此次,画风一转,郎朗与维也纳爱乐选择演奏莫扎特《第二十四钢琴协奏曲》可以说是最契合的维也纳画风的乐曲之一。这首曲目虽没有大起大落的疯狂和弦,但是将莫扎特的灵动、古典音乐的优雅和维也纳式的精致可谓表现的淋漓尽致,堪称今年最令人期待的钢琴协奏曲。


郎朗才采访中表示:“维也纳爱乐是我非常喜欢的交响乐团,非常荣幸这次能有机会和他们在中国进行大规模的巡演。这次巡演将在上海、广州、天津等城市举行,这是一次非常珍贵的经历,大家可以进行深层次的交流。维也纳爱乐乐团是世界上最具贵族气质的乐团,他们拥有最独特的声音。现在的乐团极具包容性,很多乐手从世界各地而来,但是维也纳爱乐的独特性在于,一听就知道是他们的声音,这是非常难得的一件事。现在国际舞台上很多乐团水平都很高,声音也接近,但是维也纳爱乐乐团永远不卑不亢、无比华贵细腻,他们的演绎极感染力。希望在这一次国内演出中大家能感受到他们的独特,我也非常期待。”


维也纳爱乐“顶配”再临上海 大师莫斯特携手郎朗奏响经典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