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切契利亚管弦乐团暌违4年再度来沪

[2018-11-06]  作者:搜狐


 

东方艺术中心早在运营之初就确立了“听交响,到东方”的品牌战略, 13年后的今天,大修后的东艺仍以此为宗旨,在多元化、年轻化、品牌化的前提下,希望把最好的交响乐带给沪上乐迷们。12月25日-26日,“最帅女指挥”——西本智实将率领其亲自打造的日本辉煌艺术交响乐团来沪献演新年音乐会。早先开售的第一场目前出票已逾九成,而12月26日的第二场在广大乐迷期待中也终于开票。设计这座艺术殿堂的著名法国建筑师保罗·安德鲁于今年10月12日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享年80岁,而他的作品“蝴蝶兰”的“生命”却会一直精彩的延续下去,东艺也将迎来更多国际一流的交响乐团。


11月29日,意大利圣切契利亚管弦乐团首次到访东艺,将由英国皇家歌剧院掌门人、圣切契利亚管弦乐团艺术总监兼首席指挥安东奥·帕帕诺携手俄罗斯90后新生代钢琴巨星丹尼尔·特里福诺夫亮相东艺。这支来自歌剧之乡的交响乐团,血液中也必定流淌着歌剧的歌唱性和戏剧性,本场音乐会将以罗西尼著名歌剧《塞维利亚理发师》序曲为开篇。音乐会还将上演被公认难度极高的拉赫马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以及雅俗共赏的的贝多芬《第五交响曲“ 命运”》。


意大利“百年玫瑰”

绽放不朽华美音色


中国观众听到的意大利交响乐团并不多,众所周知,意大利向来以歌剧闻名。19世纪甚至更早期,在欧洲其他地方就已经有很多交响乐作曲家的时候,意大利的音乐生活还是以歌剧为主。从20世纪开始,意大利的交响乐才开始异军突起。圣切契利亚管弦乐团正是成立于1908年,他们是意大利第一支专门致力于演绎交响乐作品的乐团,是意大利一流的乐团,也是意大利历史最为悠久的交响乐团,至今已有了百余年的历史,完成了15000余场音乐会。意大利圣切契利亚管弦乐团中的很多乐手都来自世界上最古老的音乐学院——罗马圣切契利亚音乐学院。意大利圣切契利亚管弦乐团所属于圣切契利亚音乐学院,该学院成立于1585年,至今已有430余年的历史。拥有着超高水准、生恰逢时以及在意大利得天独厚的环境中,该乐团曾首演过许多二十世纪的作品。


自成立以来,许多历史上的大师都指挥过该乐团,如马勒、德彪西、理查·施特劳斯、斯特拉文斯基、欣德米特、托斯卡尼尼、富特文格勒、卡拉扬等。美国著名指挥家、作曲家伯恩斯坦在1983年至1990年间担任过乐团的名誉主席。乐团经常应邀参加国际各大重要音乐节,如逍遥音乐节(1995年与2007年)、科隆音乐街(2004年)、圣彼得堡音乐节(2005年)等,巡演的国家遍及欧美和远东。在这些年的现场演出和唱片录制中,乐团进一步得到了广泛的认可,曾被英国《Classic FM》杂志评为当今世界十大乐团之一。


据说,圣切契利亚管弦乐团的弦乐运用非常不同于西欧或中欧的乐团,音色像地中海的阳光一般,十分明媚。该乐团的音乐非常灵活,充满了戏剧性,所展现的是意大利式的奔放和热度。在2011年的北京演出中,乐团得到了国内很多乐评人的褒扬,乐团以热情洋溢、充满灵感的表演征服了观众。2014年,帕帕诺和圣切契利亚曾来访上海,也得到了票房和口碑的双肯定。


英国皇家歌剧院掌门人帕帕诺

携90后俄罗斯钢琴传奇特里福诺夫


安东尼奥·帕帕诺,1959年出生伦敦的意大利血统家庭,此后又在美国学习钢琴、作曲和指挥,很快以钢琴家和助理指挥的身份登上国际舞台。他因1993年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的一次临时救场,名声大振。多年来,帕帕诺指挥过许多知名乐团,如芝加哥交响乐团、柏林爱乐乐团、伦敦交响乐团等。


帕帕诺在古典音乐界居于至高的位置。2002年,他成为柯文特花园(英皇歌剧院)的艺术统领,主宰着歌剧和歌唱家的选择权;2005年10月起,他在罗马又扮演了相似的角色,成为意大利第一个交响乐团——圣契切利亚交响乐团的音乐总监。作为意大利首屈一指演奏交响乐的乐团,帕帕诺说:“我想强调他们身上的‘意大利性’,让它变成乐团的重要优势。在执掌乐团初期,我发现他们并没有足够的自我身份意识。郑明勋已经做得很好了,不过我还希望人们一听到我们的演奏就会脱口而出:‘那是圣切契利亚’。凭借清晰、富于歌唱而直戳人心的声音,我们就可以做到。”


此次巡演,指挥帕帕诺携俄罗斯90后新生代钢琴家丹尼尔· 特里福诺夫亮相东艺。2011年,二十岁的他接连荣获第十三届鲁宾斯坦钢琴大赛金奖和第十四届查科夫斯基钢琴大赛金奖,并在第十六届肖邦国际钢琴大赛铜奖。当时中国钢琴家也是评委之一的傅聪曾赞扬特里福诺夫,虽身在美国,却是纯粹的俄罗斯学派钢琴家。阿格里奇曾评价道:“他有天使般温柔纤细的一面,又兼具某种恶魔般的元素,你很难得听到这种演奏!”作为阿格里奇最青睐的青年钢琴家特里福诺夫名扬乐界,频频与世界最著名的交响乐团合作,并在世界各大音乐厅举行独奏音乐会。他的身上展现出了技巧与音乐感的完美统一,尽管还十分年轻,但他显然已经如郎朗、王羽佳一样,跨入古典音乐界最具人气的明星行列。文化评论家诺曼·莱布赫特称他为 “将陪伴我们余生的钢琴家”。


今年10月10日,特里福诺夫在北京太庙前的晚风中奏响了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二钢琴协奏曲》,成为了无数中外乐迷心中难忘的记忆;而在深秋的东艺,他将继续演绎拉氏的下一部艺术丰碑《第三钢琴协奏曲》。


俄派钢琴大师奏响最难“拉三”

意式乐团尽显戏剧性的“命运”


在20世纪的西方音乐家群像中,谢尔盖· 拉赫马尼诺夫是一个独特的身影,他远离甚嚣尘上的主流,显得落落不合群,但又凭借其卓越的钢琴技巧与旋律天赋深得普罗大众的欢迎。故乡俄罗斯与真挚的浪漫主义情感,构成了拉氏创作的两大主题,弥漫在他数量不多却十分动人的作品之中,拨动了一代又一代爱乐者的心扉。20世纪初的10余年,是拉氏最为多产的岁月,大名鼎鼎的最难钢琴协奏曲《第三钢琴协奏曲》也正是写于这一时期,该作品也将由拥有着恢宏气势以及不灭热情的正宗俄派钢琴家特里福诺夫在此次音乐会中上演。


今年恰逢歌剧大师罗西尼逝世150周年,这支来自歌剧之乡的乐团——圣切契利亚管弦乐团也将为沪上乐迷演绎罗西尼的著名歌剧《塞维利亚理发师》序曲。当然这还不够,音乐会最后还将上演贝多芬的不朽之作《第五交响曲“命运”》 。无产阶级思想恩格斯在青年时期写给妹妹的信中,曾谈到“贝五”给他的印象:“昨天晚上演奏的是真正的交响曲!你一辈子也没听过这样的交响曲。在第一乐章里有完全绝望的苦难,在慢板乐章中有悲歌似的忧伤和温柔的爱的申诉,而在第三和第四乐章中又有长号吹奏出来的坚强有力而又充满青春气息的对自由的欢庆。”如此富有戏剧张力的“命运”主题由与生俱来就充满爆发力的意大利乐团和擅长歌剧指挥的帕帕诺来演绎可以说是再合适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