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英举办“镜花水月”音乐会带来中法艺术穿越之旅

[2018-05-07]  作者:光明网

 

     “来自东方的夜莺”又飞回来了。5月12日,享誉世界的女高音歌唱家黄英将再次唱响上海东方艺术中心,带来独唱音乐会“镜花水月”。从法国作曲家福列的艺术歌曲到中国新疆民歌,从黄自的《春思曲》到德彪西的《曼多林》,如同一次欧亚大陆上的旅行,观众将能欣赏到中法两国最迷人的音乐。

  黄英日前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自嘲说自己是个“高级流浪者”,“我带着谦虚、学习的心态在世界各地游走,以零起点的状态全力以赴地去学习,把美好的艺术与思想传递给每一位观众,所以我一直笑称,自己在世界各地文化苦旅。”从歌剧《蝴蝶夫人》中的巧巧桑到《白蛇传》里的白娘娘,她塑造过众多经典的艺术形象,被誉为“来自东方的夜莺”。

  黄英是从歌剧《蝴蝶夫人》电影版走向世界的,她饰演的巧巧桑令人印象深刻,被盛赞为“来自中国的蝴蝶”。走上国际乐坛后,她念念不忘的是祖国的文化艺术,“作为中国培养的歌唱家,我有这个责任感和使命感,要把中西文化交流做到完美,在世界舞台上演唱更多的中国歌曲。”。谭盾的歌剧《牡丹亭》就是为她量身定制,她演绎的杜丽娘是东方经典与西方艺术的融合。

  黄英坚信,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中国人就应该和中国优秀的作曲家合作,把中国优秀的作品源源不断地介绍给世界的观众。”她主演的歌剧《白蛇传》曾获第95届普利策音乐奖。又一次,她让世界将眼光投向中国。对黄英来说,歌剧《白蛇传》也是她整整20年的歌唱生涯的回顾。

  黄英介绍,此次“镜花水月”音乐会的曲目很有挑战性。“艺术歌曲是阳春白雪的,国内专业歌唱家挑战它很少,《乘着歌声的翅膀》也是艺术歌曲。这些年来,我演绎了很多歌剧角色,在纽约、巴黎这些国际大都市都开始返朴归真,这跟人生阅历、艺术阅历有关系。现在,高雅艺术的观众越来越多,水平越来越高。之前去了深圳办音乐会,观众都很喜欢,七八成喜欢古典歌剧的人都喜欢艺术歌曲。”

  她告诉记者,此次音乐会上半场是法国的艺术歌曲,按照年代顺序,调整了几次曲目。这次的曲目,一半是唱过的,一半是新的。“上半场是含蓄,诗意,借物抒情的。”她打比方说,“歌唱家其实是画家,用我们的色彩去画歌曲,对诗句,对历史文化要了解,怎么用几分钟的时间把这幅画描绘出来,是很有意思的。”

  下半场的曲目也是按时间排序。黄英介绍,黄自的艺术歌曲是美声学生必唱的。《玫瑰三愿》极具法国味道,配器手法作曲风格都很成熟,看上去简单,但唱出味道很难。艺术歌曲的伴奏是艺术,伴奏家和歌唱家是合作,就像一对情人在台上,进进出出,一问一答,前奏、中间、尾奏,是紧密的合作者。歌唱完了还不能出来,还要在意境里。“黄自的3首歌,我会连起来唱,它们结尾在一个和弦里面,以前没有人这样唱过。”

  音乐会还选取了上海音乐学院老院长丁善德的作品。“《爱人送我向日葵》的歌词很有趣,有特别的法国味道,转调很有味道,又是一幅画。《槐花几时开》是民歌,歌词很少,钢琴伴奏精彩得不得了!”黄英感慨,中国是有艺术歌曲的,是雅歌。我自认为传播中国艺术歌曲的任务很重,有责任做得更多。

  此外选取的赵季平的《关雎》、叶小刚的《采桑子》、陆在易的《我爱这土地》等曲目,都是努力进行二度创作,向经典致敬。

  此次音乐会的钢琴伴奏米歇尔?达尔贝托是音乐界德高望重的钢琴家。达尔贝托年轻时曾获得欧洲各类音乐奖项,他也曾担任克拉拉·哈丝姬尔国际钢琴比赛的评审团主席长达十余年。法国政府曾授予他文化骑士勋章。2011年,他被任命为巴黎音乐学院教授。在黄英眼中,他是一名具有高水准和纯粹法兰西情怀的钢琴家,“以他全方位的艺术修养和内涵,我能邀请他与我合作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

  如今,黄英已经以“千人计划”特聘专家的身份回到母校上海音乐学院歌剧系任教,教师这个身份也为她带来了莫大的满足,“当我看着自己的学生站在舞台上完美地发挥,夺得多个奖项的时候,我的心里也充满了成就感,觉得自己为中国歌唱事业培养接班人的这件事上付出了一份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