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珊主演话剧《守岁》下月东艺连演两场 她是嘹亮的外婆音

[2018-01-03]  作者:燕子 时代报

 

2月9日、10日,江珊将携话剧《守岁》在东艺连演两场。该剧讲述了残破老旧的红砖瓦下,三个流着相同血脉却属于不同年代的女人的故事。

 患有失忆症的外婆,将现实生活忘得一干二净,却始终牢牢紧抓着生命中最珍贵的回忆不放;离了婚的女人独自抚养孩子,将自己认为真正的幸福奉献给孩子;意外怀孕的女儿,却想极力反抗过多的关爱与亲情,展翅高飞。守岁这一夜,随着外婆模糊的记忆,她们找到生命对于“家”的情感凝聚。

已经有十几年没演过话剧了

提到江珊,大部分人最先想起的总是她的成名作《过把瘾》。实际上,作为何冰、陈小艺、龚丽君、徐帆等演员的同班同学,江珊最早演话剧的经历从大学时期就开始了。江珊回忆说,大学时代就读于北京人艺和戏剧学院的合办班,所以在三年级的时候就在首都剧场和北京人艺的老演员演过两台戏,一台是俄罗斯的戏,一台是《北京人》。但从1994年底演了话剧《离婚了,就别再来找我》,之后一直到现在,已经有十几年没演过话剧了。

然而,对江珊而言,话剧是她一直没有办法割舍的特殊情感,“站在舞台上,我知道这是我的爱。”

在接下这部话剧前,曾有很多剧本找上江珊,但始终没有办法强烈地激起她内心的冲动。这次高群书导演找她,问及还有没有愿望重回舞台,江珊说,当然有,这是她一直没办法割舍的特殊情感。在看了剧本后,江珊发现这出话剧并不是大戏,但是内心却一下子被戳中了,“特别柔软,让我很感动。我觉得这是我喜欢的,是我现在想要去做的,我就来了。”如今的话剧舞台上,明星演话剧已经成为一种常态。但在江珊看来,是否以明星称呼她,她不是那么在意。这些年在看了不少明星版话剧后,她对其中一些持保留意见,认为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撑得住这个舞台。同时她又觉得作为一个演员应该有各方面的尝试,这是一个锻炼的机会。与“明星”的称呼相比,江珊更看重舞台对于一个人成长的帮助,“我是学戏剧出身的,在学生时代又那么幸运地跟北京人艺的老艺术家们合作,他们真是手把手教我。”她回忆说:“我大学期间的主讲老师是苏民,当时我是一张什么都没有的白纸,是他把我领到这条路上。苏民老师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教会我们怎么演戏,而是开学第一堂课就告诉我们说,要想做戏先做人。这些人、这些收获,是我对舞台一直有冲动的因素之一。其实明星也好演员也好,我无所谓别人怎么定义我,只要我在舞台上能够呈现出我的感悟。”

《守岁》中,江珊饰演的是一个和本身年龄相差很大的外婆角色,并且是一个患了老年痴呆症的外婆。当导演让她演外婆这个角色时,江珊坦言当时有点犹豫,并非犹豫年龄差距,而是犹豫自己的体力能不能顶得下来。因为演外婆这个角色太吃力了,真的太吃力了。依照自己当时的身体状况,怕是撑不下来。所以很想偷个懒,就问导演,可不可以演妈妈那个角色啊?但后来还是演了外婆,这个剧说的就是外婆的故事。而外婆这个人物,让人很有欲望去表现,因为角色给予演员的空间很大,考验也很大。

初始,饰演这个角色让江珊体会到了什么叫困难重重。她说,带妆彩排时,化妆师给自己戴上白色假发,马上就被导演否了。他们说,实在太像一个外国外婆了,然后到处找其他的假发。戴上假发化好妆后,化妆师又说:“珊姐你这眼神怎么解决啊? 因为你的眼神特别亮。”这提醒了她,老年人的眼光没有那么透亮。因为声音特别有穿透力,工作人员总是说她是嘹亮的外婆音。

她坦言,自己对于把握角色的外形和年龄段并不担心,但对如何把老人的精神世界准确地表现出来还是有些不自信。好在经过一次次艰苦的排练,终于慢慢找到了感觉,“我希望能够通过演出给观众传递温暖,唤起大家对亲情的重视,这也是剧作者和演员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