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舞鼻祖美国派洛布鲁斯舞团访沪:“我们和影子做游戏,希望观众也是”

[2017-12-19]  作者:施晨露 上海观察

 

“我们在舞台上和影子做游戏,发掘肢体的各种可能性,希望观众也能发现这样的乐趣。”影子舞鼻祖美国派洛布鲁斯舞团下月12日、13日即将在东艺带来招牌舞剧《幻影王国》,舞团一行提前来沪与上海观众见面,开展多场工作坊。编舞家、舞团创意总监马克·伏契克说,在台上,舞者们是用身体“说话”,台下的观众也可以尝试用肢体进行温暖的交流,“触摸、握手、拥抱等都是很好的‘语言’,它的力度或者细微的变化代表着我们最真实的情感。舞蹈的意义并不局限于舞台的方寸空间,它可以成为社区、人群间的连接纽带。”

派洛布鲁斯舞团成立于1971年,一直致力于打破既定的舞蹈规则,在规则之外探索身体的潜能。它被《纽约时报》盛赞为“当代最有创意的舞蹈团体”,曾多次登台欧普拉秀、芝麻街、艾伦秀等知名娱乐节目,并在第79届奥斯卡颁奖典礼现场上演了令各路明星也为之赞叹的演出。作为最顶尖的现代肢体舞蹈团,派洛布鲁斯舞团在过去46年里,踏足65个国家、巡演作品超过100部。《幻影王国》由《海绵宝宝》首席编剧史蒂芬·班克斯、《行尸走肉》首席动作艺术指导马特·肯特、美国知名音乐人大卫·波和马克·伏契克共同操刀,结合舞蹈和影戏,运用光影投射技术,让舞者的身体变成图像,图像又融合图像,呈现了一出极富想象力的舞剧。

剧情中,一个渴望自主的女孩,坠入了梦境,在追求独立的过程中发生了一系列奇遇:邪恶的怪物、疯狂的厨师、曲手怪兽和人头马等。故事如动画镜头一般,一幕幕展开。但不同于动画,从人物到场景、从建筑到转场,剧中每一“帧”画面都由舞者们通过身体间的配合构成。每一个细节,甚至是巨人的睫毛,都通过演员们的肢体展现。“很多观众会以为是在放电影,真的不是,都是演员们的现场演出。”马克·伏契克笑说,舞者本身也是光影的制造者,他们提着灯上台,互相配合,制造出了犹如电影画面般的效果。

派洛布鲁斯舞团曾于2014年首度访沪参与“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在大宁剧院的演出让不少观众至今记忆犹新。那一次,在歌手艾丽西娅·凯斯《心中的纽约》歌声中,大型透光银幕上出现了自由女神、出租车、帝国大厦……突然,一架飞机直冲云霄,降落在唱着《最炫民族风》的上海时,生肖马、招财猫在向观众招手,龙舟行走于大厦相映的江中,拿起筷子品尝美食的场景洋溢温馨。谢幕阶段,舞团用这段专门为上海编排的影子舞给了所有观众一个惊喜。马克·伏契克说,这次来沪的舞团演员基本与3年前已不重合,“我们听过很多中国、上海的故事,大家都很期待来到这里亲身体验。上海的元素,包括街上的涂鸦、人们交流的方式、马路上的车流,所有关于这座城市的记忆,都可能成为我们未来创作的源泉。”至于这一次,舞团将给上海观众带来什么样的惊喜,马克·伏契克卖了一个关子,“请大家到现场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