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评】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再见”帕尔曼!

[2017-11-12]  作者:汇演

 

有人说,上帝给你关上了一扇门,就会给你打开一扇窗,对于小提琴家帕尔曼来说确实如此,上帝虽然剥夺了他行走的权利,但却赐予他一双富有魔力的大手,这让很多演奏家都羡慕不已。帕尔曼是当今当之无愧的小提琴大师,自十三岁时去美国演出获得斯特恩的赏识,他的艺途就一路坦荡,在朱丽亚师从小提琴“泰斗”加拉米安和小提琴“教母”迪蕾,他还曾获得过十五次格莱美奖…… 

 

11月11日,大师第三次造访东艺,为听众带来了舒伯特《b小调华丽圆舞曲》、理查·施特劳斯《降E大调小提琴奏鸣曲》与德彪西《g小调小提琴奏鸣曲》。据说帕尔曼的电脑里有一个专门的文件夹,上面记录了他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演奏了什么作品,下次再去巡演的时候,尽量避免重复,这体现了一位演奏家的职业素养,所以这次大师再次来到东艺,选择了清一色的小提琴奏鸣曲。

 

 

“再见”帕尔曼

文/刘青


舒伯特的《b小调华丽回旋曲》首演于1827年,帕尔曼以此作为音乐会的开场,这部作品有着舒伯特罕见的华丽与高调,对技术有着较高的要求。引子部分先是带有法国序曲的庄严而后又转换成意大利风格的抒情旋律,大师并没有刻意凸显色彩与细节,而是如行云流水般的倾诉。转入回旋曲快板段落后,大师的弓速急转直下,弓弦间的摩擦分明是岁月的痕迹,没有了当年的激情与热烈,更多的是冷静与客观。

 

不要忘了,1945年出生的帕尔曼如今已年逾古稀,他已不是当年那个顶着一头卷发胖乎乎的可爱小伙儿,而是一位满头白发七十多岁的老人。


《降E大调小提琴奏鸣曲》作于1887年,当时理查·施特劳斯才23岁,在研习了海顿、莫扎特、贝多芬、勃拉姆斯等人的创作后正疯狂迷恋着李斯特与瓦格纳,所以这部作品既有勃拉姆斯的优美,也有瓦格纳的激情,作为他唯一一首小提琴奏鸣曲,也是施特劳斯的“室内乐告别作”,从此他将创作中心转向了交响诗与歌剧。

 

旋律在三连音的推进下流动,大师的处理更为淡然,没有多余的修饰,即便在激动处也显得极为克制;第二乐章伊始,大师的音色开始回暖,展现了他那丰厚手指下极具魅力的揉弦。

 

担任这次音乐会钢琴部分的是罗昂·达·席尔瓦,也在朱丽亚任教,即便在大师的光环下他也丝毫不逊色,有人说从一个人的演奏可以看出他的年龄,没错,席尔瓦正当年,他细腻而丰富的演奏让人感受到了更多的可能性。

 

德彪西的《g小调小提琴奏鸣曲》是作曲家生前最后一部作品,完成于1917年,此前他饱受癌症的折磨,但这丝毫没有减弱作曲家的灵感。作曲家首先完成的是第三乐章,其中不乏吉普赛音乐的元素,当然,第三乐章的素材也用在了第一和第二乐章中,当时恰逢瓦格纳称霸欧洲,所以德彪西下意识地想要确立一种本国的语言。

 

中场休息后大师似乎状态渐佳,弓弦间明显多了一丝灵气,而且开始为听众调配色彩,印象派的朦胧与民歌的韵味相得益彰,闭目聆听让人忘记了他的年龄……

 

从舒伯特到理查·施特劳斯、再到德彪西,帕尔曼为听众勾勒了一条浪漫主义初期到晚期再到二十世纪印象派的路线, 但我相信相当一部分听众都是冲着最后的“返场”来的,节目单上也写了“更多曲目将在现场公布”,这已然成了正式音乐会的一部分。

 

当年帕尔曼是何等的自信,从一沓乐谱中随意抽出一份进行演奏,现在他也不卖关子了,直接告诉听众自己将要演奏的曲目,如现场听众所愿,他演奏了肖邦的一首玛祖卡、约翰·威廉姆斯的《辛德勒的名单》、勃拉姆斯的匈牙利舞曲第一号和维尼亚夫斯基的《a小调随想曲》……全场沸腾。

 

帕尔曼已不再年轻,昔日的轮椅也换成了电动小车,红色唐装在他身上有些松垮,据说这次也是他的谢幕演出,即便已过了巅峰阶段,听众依然热情高涨,对于真爱粉来说,陪伴就是最长情的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