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尤金·奥尼尔绝笔之作《长夜漫漫路迢迢》改编,瑞典皇家戏剧院话剧《命运之影》首度来沪

[2017-09-13]  作者:童薇菁 文汇APP

 

美国著名戏剧评论家约翰·加斯纳曾说,“在尤金·奥尼尔之前,美国只有剧院;奥尼尔以后,美国才有了戏剧。”尤金·奥尼尔一生获得过四次普利策戏剧奖,一次诺贝尔文学奖。他扎根于现实主义书写,并结合现代艺术表现手法,将美国戏剧提升到世界高度。

 

然而,这个来自美国第一代爱尔兰移民家庭的孩子,从小便经受来自家庭和生活的尖厉与不幸,直到生命的终点。在尤金·奥尼尔的晚年,他写下了一个特别的剧本———《长夜漫漫路迢迢》并留下遗嘱,这个剧本等他死后25年才能发表,因为这里面“记录”的是他真实的生活经历和家庭关系,这部带有自传体性质的作品,无疑是认识尤金·奥尼尔的一把关键钥匙。

 

明后两天,瑞典皇家戏剧院根据《长夜漫漫路迢迢》 改编创作的话剧《命运之影》首次来到上海,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上演。

 

他的人生几乎荒芜,而他用生命来写作戏剧

 

“他是用生命来写作戏剧。”复旦大学外文系教授谈瀛洲这样评价尤金·奥尼尔。在他看来:“尤金·奥尼尔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综合了那个时代的新思想、新手法、新题材,把它们集中表现在他的戏剧里,使他能够走在时代前沿,留下心灵的回声。”

 

尤金·奥尼尔出身在一个拮据的爱尔兰人家庭。他非常聪明,同时也桀骜不驯,在普林斯顿大学读了一年就辍学了,去往世界各地流浪。在那段时间里,奥尼尔当过水手,做过职员,淘过金,更学会了喝酒———偏偏他曾经最厌恶的就是自己的父亲酗酒成性。在尤金·奥尼尔创作的20多部作品中,可以发现,酒精的痕迹无处不在。他对酗酒表现出消极抵抗的情绪,无法抽离其中,家庭对他的影响如影随行,直到他走进坟墓。

 

这一切在奥尼尔的“自述”《长夜漫漫路迢迢》中有着清晰的解释。这部作品只有四幕,发生在短短的“一天”时间里,主角蒂龙和玛丽的原型,就是奥尼尔的父亲、母亲。小时候穷怕了的蒂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守财奴,自己的儿子得了结核病不舍得花钱治病,太太玛丽身体不适,不肯请好的大夫照看,庸医给他的玛丽开了吗啡止疼,从此上瘾。奥尼尔的母亲在一次毒瘾发作难忍时,纵身跳进了大海。而蒂龙本人的前途也因为金钱而耽误。另外一个剧中人物杰米,原型则是尤金·奥尼尔的哥哥,最终也因为酗酒成性,留恋花街而成了一个废人,对于这个哥哥,奥尼尔有着相当复杂的情感。在真实的生活中,两兄弟间暗暗竞争、嫉妒却又互相爱护的微妙关系,在《长夜漫漫路迢迢》中得到了充分的展现。

 

尤金·奥尼尔晚年坚持创作这部作品,或许是他尝试着在生命的尽头前与家庭和解,与精神的苦难和解。《长夜漫漫路迢迢》不是中国读者、观众最熟悉的奥尼尔作品,但它却和《榆树下的欲望》《天边外》等一样,都是现实主义的代表剧作,包裹着一个“家庭悲剧”的内核。

 

一直以来,瑞典文学艺术界对尤金·奥尼尔的作品相当认可。1991年,瑞典当代剧作家拉斯·努列结合这部作品及奥尼尔的人生经历,创作出了话剧《命运之影》,由瑞典皇家戏剧院排演。拉斯·努列只是把故事中的人物,从奥尼尔的上一代变成了下一代,但家庭悲剧却延续了下去。尤金·奥尼尔的一个孩子跳楼自杀,另一个孩子吸食海洛因,这成为他一生难以逾越的伤痛。

 

他的写作并非纯粹的自然主义、表现主义和象征主义,而是一种糅合

 

年轻时的奥尼尔曾得过结核病,在修养期间他读了很多的书,古希腊的戏剧、莎士比亚、斯特林堡以及弗洛伊德、叔本华、尼采的哲学等等,他几乎所有的作品都是悲剧的基调,不得不说与当时的涉猎和思考息息相关。“从哲学的角度,奥尼尔受到叔本华、尼采悲观主义思想的影响很深,而从戏剧的角度,古希腊悲剧又给了他震撼。古希腊悲剧是西方文学的源头,就连莎士比亚的作品也继承了这种传统。”谈瀛洲说。

 

《榆树下的欲望》是尤金·奥尼尔最杰出的剧作之一,他深受古希腊悲剧影响的创作手法,在这部作品中具有代表性。年老的农场主新娶了一位年轻美艳的太太,但这位太太却爱上了他和前妻所生的儿子,为了向情人表达自己爱的纯粹,她杀死了自己的幼子,证明自己并非因为贪图遗产而和他交好。

 

“在尤金·奥尼尔的身上常常展现出一种综合性,并非是纯粹的自然主义、表现主义和象征主义,而是一种糅合。”谈瀛洲说,奥尼尔吸收了当时新颖的思想跟艺术手法,比如说弗洛伊德心理学、自然主义思想等等,这使得他的戏剧极有张力,“读 《长夜漫漫路迢迢》时我发现,他竟然对唯美主义的作家也很熟悉,他会大段大段地引用波德莱尔、王尔德这样一批属唯美主义派作家的作品,可见他涉猎之深、视野之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