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宝春携台北新剧团到沪带来京剧“新老戏”

[2017-06-17]  作者:颜维琦 光明网

    记者从上海东方艺术中心获悉,7月25、26、27日三天,由台北新剧团带来、由知名京剧老生李宝春领衔的三部京剧“新老戏”——《长生殿》、《赵匡胤》和《宝莲灯》,将在东方艺术中心与沪上观众见面。新剧团在台湾地区素以定期公演新老戏并创演新剧著称,此次到沪的三部大戏,也有望让上海观众感受来自宝岛的京剧“新老戏”的别样风情。

  “京昆混搭”出的“生疏的老相识”

  《京昆戏说?长生殿》将把京剧(贵妃醉酒、梅妃)、昆曲(赐盒定情、献髪密誓)、新编动听京昆对唱,融于一体,以创新的“京昆混搭”,为观众带来欣赏传统艺术的全新体验。这也是文武老生李宝春继《弄臣》、《知己》后的又一力作,集结两岸京昆名家:裘派名净杨燕毅、梅派青衣曹馨月,江苏省昆小生钱振荣、旦角徐思佳等,京昆生旦净丑同台献演,并由钟耀光编曲带领三十人大乐团中西乐器共鸣,将传统戏曲揉入现代观点,用不同的观点,检视长生殿的爱情传奇。

  《长生殿》是昆曲经典,新剧团这次用“京昆戏说”的方式重新演绎,将是一种怎样的舞台创新?采访中,李宝春将新作品定义为“动”和“不动”两方面。不动的是经典唱腔,“这部戏融合了京昆两种表演形式,我们演到的昆曲部分,腔调是完全没动的,只不过有所精简,因为这是经典,不能动。比如《定情》,京戏的表达未必能够胜过昆曲的那种柔媚和含蓄之美,所以我们会保留,但是如果到了像《埋玉》这种感情强烈的时候,京剧的皮黄就比较能发挥,我们会用京剧的表达来弥补一些昆曲沉寂的感觉,用京剧的力度强、激情够的手法,让《长生殿》的几个场次更丰富。”

  值得一提的是,整部作品并非只有昆曲和京剧的传统戏部分交错,还特别新创了“新编京剧”和“京昆对唱”的部分,力图用新唱段来吸引更多的新老观众——比如《埋玉》,新剧团就用了新编的京剧;又比如《哭像》里,则创作了京昆融合的对唱。在李宝春看来,这样的京昆结合,恰恰是这个戏最重要的创新。

  该剧还有一个创新点,就是对传统戏曲舞台的全方位“格式化”——加入了豪迈、破格的舞蹈;重新配器的、地域性很强的音乐;舞台布景上用了屏风式的拉门、壁画式的背景,令每个主要人物仿佛都是从壁画中出来,再配上LED的灯光……所有现代的手段,但是在台口还是保留了“出将”、“入相”的传统。

  在新戏中保留传统、融合现代,新剧团自信这种并非完全跳脱程式的舞台呈现,不会令观众觉得突兀。“都是老腔老调,但又是有些生疏的老相识,”李宝春说。

  在“串折老戏”里看京昆的创新

  新剧团在《赵匡胤》这部作品中尝试了“串折老戏”的创新手法。这出戏由《斩红袍》、《送京娘》、《斩黄袍》三折接合:其中《斩红袍》又名《打窦瑶》,是已濒临失传的剧目;《送京娘》源于昆曲,新剧团这次改作京昆合体;《斩黄袍》则是近来少演、极高难度的老生唱工戏。从《斩红袍》到《斩黄袍》,这部戏与老版本的人物诠释有所不同,唱段也是新、老融合,剧情也用了些新手段处理。

  具体来讲,新剧团创作《赵匡胤》虽然用的是串折的方式,但是并非完全是老戏的演法。比如,用《斩红炮》来开戏,里面有很多传统的唱段,但是《赵匡胤》这个戏却不像传统那么演,而是借题发挥,通过《斩黄袍》来展示人物关系的变化;演到《送京娘》,新剧团这次改用了京昆的手法,情感交流部分用昆曲串联;演到《斩黄袍》部分又回到了京剧,但新剧团也改变了很多传统戏黄袍夹身等一些迷信和繁琐桥段,但是保留了传统京戏里有代表性的东西。

  李宝春说,“这个戏新就新在重新串联和用京剧改良了昆曲。把这三折串起来,新剧团是第一个,前辈们没这么演过。”

  在传统老戏里体验百老汇风情

  《宝莲神灯》是情灯,照着爱情、亲情、恩情,恒久长明,每回演这出戏,观众无不为《二堂舍子》掬一把同情泪。王桂英大段的【反二黄】亦唱尽了天下父母心──是爱、是不舍,更是大仁大义。此次新剧团特邀梅葆玖的弟子、天津京剧院曹馨月共襄。梅门弟子大气雍容,极具看点。而末场李宝春也将再次勾金扎靠,兼饰二郎神,既深切演唱,又火炽开打。

  李宝春表示,虽然是一部传统戏,这也是一部充满创新精神的作品,给到观众视觉听觉感官层面的全新体验,其中甚至还大胆加入了百老汇式的舞蹈演绎。“视觉上,观众发现人物像是敦煌壁画里走出来的,这对老戏来说是一个创新,但我们的这种视觉创新也是有一个传统的基础——敦煌壁画人物风格,而不是像《三生三世桃花》那样天马行空的人物造型;情节大家都很熟悉了,唱腔部分我们会重新修饰,到《二堂舍子》部分,这个戏省略了很多闲言碎语,重新设计了大段的王贵英的独唱,让观众感受到京剧皮黄的感染力;后半出《沉香修炼》有亮点,我们在他上华山走过一段森林的时候,用了一段比较现代的音乐,配合百老汇式的舞蹈。这是我在百老汇看演出得到的灵感,就设计了这段老虎的舞蹈,有百老汇的气势。”

  在李宝春看来,这十来分钟的舞蹈对一部老戏来讲是一种突破,突破了传统戏曲的程式。“从传统来讲,表现动物也是手段,但是我们的动物都比较具象化,用个头套,但是在这个戏里,老虎用的是肢体,我是在看百老汇演出的时候发现他们也用了很多我们的元素,那么我们为什么不用一下他们的手法?”

  这种创新借鉴蔓延到结尾,包括到后来沉香劈山救母,等于是老虎帮着沉香一起战天兵,李宝春认为这种处理体现了一种类似电影《阿凡达》中表达的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人文色彩,“动物也是有情感,我们这次充分利用了。此外,音乐上也重新配曲,用了交响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