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剧《武训先生》

[2017-05-19]  作者:今晚我们观剧 星文化

    上海淮剧团重磅推出新编淮剧《武训先生》,5月22日、23日在东方艺术中心上演,今晚21:30,东方卫视中心艺术人文频道《今晚我们观剧》邀请到这部戏的编剧罗怀臻先生和演员梁伟平先生,请他们来解读武训,致敬传统。

    淮剧《武训先生》通过武训行乞兴学的经历,探讨了传统文化教育、传统道德的复兴之道,成为2016年度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和上海市重大文艺创作选题,对于编剧罗怀臻来说,他最初的创作初衷可以追溯到二十多年前的希望工程。

罗怀臻:为梁伟平量身打造

    罗怀臻和梁伟平相识二十多年,情同兄弟。这次《武训先生》,是罗怀臻继《金龙与蜉蝣》《西楚霸王》后,为梁伟平量身打造的第三部淮剧,也是献给梁伟平的60岁生日礼物。剧中,罗怀臻刻画了一个以殉道精神投身民间教育的一代“奇丐”形象,这对于梁伟平来说挑战不小,而他首先要做的就是打破以往俊朗儒雅的淮剧小生形象。

    罗怀臻说,武训写的是一个乞丐,是一个丑角。而梁伟平是淮剧第一小生,颜值很高、风流倜傥,但他希望透过这个表象,能够折射出人物更深层的关系。在现实生活中有很多平民子弟不管丑与美,都渴望读书,这些都是最本质的东西,也只有这种东西才能让人感动。

无声大爱更动情

    创作初期,罗怀臻、梁伟平等主创曾赴武训的家乡山东堂邑县进行创作采风,旨在进一步了解武训生活的人文环境和风土民情,塑造出更有血有肉,鲜活感人的武训形象。 他们到了山东堂邑县之后,感觉到了一种浓浓的书香味,罗怀臻感慨说:“我们看到了一种东西,就是民心,有一种对先贤、对先人、对传统、对民族文化由衷的敬畏。不管历史的风云如何动荡,他们都会用尽一切办法去保护它。”

    武训为了穷人的孩子能上学,行乞39载,兴办义学,他以最卑微的行为做了最崇高的事情。最后他却在朗朗的读书声中走完了自己的一生,享年59岁。季羡林先生为纪念武训,题写了“千古奇人,高山仰止”八个大字。季先生的题词不仅公正地评价武训先生的历史功绩,也肯定了他在中外教育文化史上的地位。

    梁伟平表示:“武训是他所有戏中最令他动情、最尊敬的一个角色。也是离我们最真实、最接近的一个历史人物。”剧中,梁伟平从武训20岁演到59岁去世。一片裢褡子、一个破铜勺是武训“乞讨符号”,如何将道具运用得恰到好处?梁伟平拿着裢褡子、破铜勺忽左忽右、忽上忽下琢磨,在唱到“满脸微笑喜洋洋”时,由慢到快直至突然停下,从喉咙深处发出调侃的笑声后,猛然大声,再次重复唱完。最后当武训酒醒发现,10年乞讨的钱财被盗时,一句“我真混呀”,梁伟平用连续上11度的爬音把武训的悲伤发挥到极致。

《武训先生》:表演形式,回归本质

    《武训先生》注重戏曲本体的核心价值,要表现出武训笃诚于信念这一点是最难的,而梁伟平这次塑造人物的方法也和以往截然不同,他不仅打破了传统的戏曲程式,更强调内心矛盾的展现,在步步深入人物内心的过程中,不断领悟,最终触摸到了武训的灵魂和信仰。

    另外,《武训先生》极具都市审美和传统风范,更加注重舞台的质感和舞美的体现,在审美上回归戏曲本体,制作上回归纯朴本质,在重现淮剧传统风貌的同时,衍化一桌二椅的舞台准则,弘扬民乐伴奏的声腔效果,追求诗化写意的东方神韵,呈现出一种精致的质朴、匠心的单纯。

    早在1993年罗怀臻创作了石破天惊的《金龙与蜉蝣》,就开启了“都市新淮剧”的探索实践之路,此次《武训先生》的主创团队集结了当年《金龙与蜉蝣》《西楚霸王》的大部分原班人马,在经过二十多年后,各位名家再次合作创新,使《武训先生》再度升级,进入了都市新淮剧2.0时代,这不仅是对戏曲未来发展方向的探索,也呈现出了传统戏曲自我突破、不断前进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