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 从“抱团取暖”到发展迅猛,交响乐的“中国力量”如何崛起

[2017-04-18]  作者:施晨露 上观新闻

    5月1日,建团不足半年的苏州交响乐团将首次走出江苏,在指挥陈燮阳率领下,登台东方艺术中心献演“大众贝多芬”专场音乐会。这是东艺2016/17演出季中第九支,也是最后一支亮相的中国本土交响乐团。

    “听交响,到东方”,开业以来一直将高水平交响乐演出作为重点的东方艺术中心,几乎迎来过世界上所有顶级交响乐团。有人说,尝遍西洋交响大餐的上海乐迷有最“刁”的耳朵和最难“伺候”的心,在曾有无数顶级乐团掀起排山倒海的掌声和欢呼声的音乐厅中,9支中国本土交响乐团接踵带来17场音乐会,无论对于剧院还是乐团来说,都可谓一种挑战。这其中包括沪上本地上海爱乐乐团9场系列音乐会,以及北京交响乐团、湖南交响乐团、浙江交响乐团、黑龙江交响乐团、陕西爱乐乐团、江苏省交响乐团、杭州爱乐乐团和苏州交响乐团等8支外省市职业乐团轮番登台。

职业乐团数量猛增,还差什么?

    “中国本土交响乐团发展势头十分迅猛。”中国交响乐发展基金会理事长、苏州交响乐团团长陈光宪接受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采访时介绍,三五年前,国内职业交响乐团数量约在30-40家。去年,中国交响乐发展基金会统计,国内职业乐团已达72家,不仅有各省拥有自己的省级交响乐团,不少发展良好的城市也开始建立自己的交响乐团,如宁波、杭州、珠海、温州等。去年12月31日完成首场演出的“苏交”则是其中最年轻的一支。

    交响乐在中国的迅速发展,自与城市经济起飞、文化需求增长密不可分。“拥有一支自己的交响乐团”成为一种城市梦想——当今世界,大多数知名城市拥有优秀的交响乐团,人们也常常通过评判某一交响乐团的演出水准,来感知该乐团所在城市的国际化和现代化水平。曾长期担任上海交响乐团团长的陈光宪感慨,过去,职业乐团“掌门人”们聚在一起常常戏称是“抱团取暖”,由于投入不足、演奏人员水平参差不齐,演出质量也很难提升,“日子有些难过”。如今,这一状况慢慢在改善,随着社会对文化事业的日益重视,政府投入加大、市民素质提升,交响乐团的演出水平与观众参与互为因果,水涨船高。

    在陈光宪看来,决定一支交响乐团发展的根本仍是演出质量的提升,这有赖于资金支持,也需要本土人才的成长储备。作为新成立的乐团,“苏交”采用60%乐手从国外聘请的方式,希望通过成熟乐手的传帮带,慢慢提升本土乐手比例。“随着师资力量的增强,大批海归执起教鞭,国内音乐院校培养的毕业生水准越来越高,但独奏水平不俗而欠缺配合仍是短板。可以说,技术、音准、速度都没问题,但要加入一支交响乐团,仍旧欠些火候。”

    “与世界名团相比,在北上广的大团,如爱乐、国交、上交,实力几无差距”,北京交响乐团团长助理周晓南提出,“一些地方乐团水平仍有欠缺,需要进一步丰富曲目量,按照国际化的要求加紧训练。”如周晓南所说,地方乐团数量众多,但发展不均,已成为业内共识。陕西爱乐乐团团长崔炳元认为,推广世界经典、推介本土作品是地方乐团的两大存在理由,“但目前大部分地方乐团因为演奏水准所限,还难以完全承载推广世界经典的任务。而在推介本土原创方面,也面临创作和演出的多种问题。”

    国际名团频频踏足中国,如何与之竞争?湖南交响乐团团长肖鸣认为,名团来访并不可惧,相反,正是提升乐迷欣赏层次的良机。作为本土乐团,可以在演出内容和形式上区别于世界名团,包括演奏一些本土原创作品,或邀请世界名团共同合作、加盟演出,“毕竟世界名团造访频次仍是有限的,市场和观众还需要有特色的本土演出。”

    “各个城市的音乐厅越来越多,用什么来填充音乐厅的日常运营?”崔炳元提出,常态的文化生活才是让市民的欣赏水准从量变到质变的途径,这就是本土交响乐团可以一展身手的空间。此次参与东艺系列演出的9支地方交响乐团,每年的演出量从数十场到百余场不等,不少乐团将普及性演出作为全年演出的重点。“我们做了10年公益性演出,这为我们在江苏本地争取到了很多观众。”江苏省交响乐团团长吕军说,乐团演出季走亲民路线,同时坚持不赠票,“希望让更多人接触、了解交响乐文化。”

就算“贴钱”也要演,吸引力何在?

    与国际名团相比,中国交响乐团的差距何在?陈光宪举例,欧洲、美国的著名乐团,往往一套曲目可以演三到四场,而中国本土交响乐团一套曲目通常只能演一场。交响乐在西方历史悠久,相较之下,中国仍是新兴市场,但近年来中国交响市场的发展令世界瞩目。“走进欧美音乐厅,白发苍苍的老年观众是主力。而在中国,更多年轻人越来越热衷于投入交响乐的怀抱。”这样的反差令不少来到中国的知名指挥家断言:交响乐的未来在中国。

    “实际上,受到社会经济滑坡影响,包括唱片业不景气,不少历史悠久的西方名团近些年或多或少遭遇了经济危机。”陈光宪说,与之对比鲜明的是,中国交响乐向上的发展势头蓬勃。“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城镇化建设的推进,交响乐事业一定会得到更好发展”,崔炳元说,目前国内乐团生存发展确实存在一定困难,但机遇更为宝贵,“作为从业者,必须把握住这个机会,克服一切困难,让交响乐事业在中国得到良性、循序渐进的发展,为老百姓提供日常音乐生活的必需。”

    为支持本土乐团登台,东艺为此次来沪的乐团提供了减免场租等优惠政策。尽管如此,乐团长途移动依然开销不小。采访中,多家乐团团长提到,来参加“中国力量”系列演出,“就算贴钱也愿意”。“我们先后来东艺演出过6次,十分珍惜也感谢这个平台”,浙江交响乐团团长陈西泠说,中国交响乐发展已经成为国际交响乐发展令人瞩目的新兴领域,在新中国成立100年时,中国交响乐也责任、也应当形成中国音乐学派,希望东艺充分利用上海国际大都市的文化中心地位,有力推动和培育本土交响乐团的中国音乐创演,打造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中国音乐基地和高地,“如果能在国际上形成‘观看中国音乐,就到上海东艺’的口碑,无论对于剧院还是乐团来说,都善莫大焉。”

    在业内人士看来,中国交响需要更多有利于传播和交流的演出平台,尤其是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更加需要更多面向本土乐团的演出平台。陈光宪和周晓南都提到国家大剧院隔年举办的“交响乐之春”演出项目。“‘交响乐之春’每期邀请全国各地十多支交响乐团进京演出,同时确定一个主题,比如上一期是‘中国交响百年’,每个团都要认领作品”,周晓南说,这样的策划既有利于中国原创作品的演绎,也能通过比较,看出各个团的水准,有利于各乐团之间互相学习、切磋进步。“‘外来和尚’毕竟是过客,如今,观众的观演需求也越来越理性”,陈光宪说,国内乐团在努力提升演奏水准的同时,更加用心地策划节目策划,假以时日,一定能获得本土观众的青睐。以此次东艺系列演出为例,其中既有杭州爱乐乐团和苏州交响乐团针对贝多芬诞辰190周年策划的“大众贝多芬”,也有湖南交响乐团的“星球大战电影及动漫主题音乐会”、浙江交响乐团的“俄罗斯之夜”等个性化的节目编排。

    “希望剧院能为本土乐团提供规模、系列化的演出机会,依托剧院整体宣传和对票房的把控,给予本地化的建议,包括适合上演哪些曲目等等,和乐团共同完成票房。”周晓南认为,对于交响乐团的生存发展来说,属于自己的票房和观众仍是根本。“希望剧院作为平台,能为本土乐团和国际知名指挥、乐手的合作牵线搭桥,一方面提升本土乐团的演出水准,另一方面增加乐团演出的吸引力。”上海爱乐乐团去年成为东艺“驻厅乐团”,团长孙红表示,演出季的出票速度还是乐团最关心的问题。